历史上斯大林总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科威特只有两个邻国

图片 17

原标题:小国讨债,邻居大国不但不愿还,还出兵10万,灭了小国

原标题:【量化历史研究】蚊虫叮咬出的多民族大洲:疟疾对民族多样性的影响

原标题:斯大林不可一世,他的后代又是怎么样的呢

俗话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句话放在国家层面更是如此,国家之间欠债,也是要还的,否则整个国家信誉就会受到严重影响,下次借债就不好借了。但是,国家之间也有赖账的时候,如当年苏联的援助国,最后一个个都不想还钱了。而下面这个小国,更加惨,去向邻居大国讨债,邻居大国不但不还,还出兵10万,直接灭了小国,堪称世界上终极赖账国家。

260

苏联是曾经和美国争霸的超级大国,而斯大林则是在苏联当政最久最受争议的领导者。他接过列宁的班,带领苏联成为工业和军事强国,引导苏联红军在二战中打败德国,但他也做了不少比如大清洗一类的错事,因此毁誉参半。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这个悲催的小国就是科威特,科威特是中东的一个小国,领土面积只有1.7万多平方公里,人口400多万,整体规模只有我国一个市大小。科威特虽然小,但是命好,不但有广阔的出海口,而且国土石油资源非常丰富,只比沙特少一些。

非洲民族分布地图

斯大林活着的时候风光无限,死后却饱受批判,那么他还在世的子女下场怎么样呢?历史上斯大林总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死了以后,儿女们地位尴尬,女儿曾被监视也经历过逃亡,还失去了和自己孩子的联系。

图片 4

民族由具有相似遗传特征的个体组成,这些个体有共同的语言、文化及族群认同。尽管近年越来越多的学者关注民族多样性在国家、地区和个人层面对政治和经济发展产生的作用,探讨民族多样性根源的文章却并不多见。非洲是研究民族多样性的极好素材。该大洲分布着500多个民族,民族成分相当复杂,跨界民族非常多,且民族问题影响十分深远——直至今日非洲的民族问题仍然尖锐,流血冲突不断,使得经济发展很难跟上。因此,了解民族多样性在非洲的起源对探究民族问题的长期社会政治经济影响是非常关键的。

图片 5

因此,科威特独立后就是个小土豪,非常有钱,也因此,成为其他国家的借债对象。尤其是邻国,说到邻国,科威特只有两个邻国,沙特和伊拉克,对于科威特来说,这两个国家都是庞然大物,都惹不起,而接壤最大,关系最理不清的当属伊拉克。

Cervellati 等三位学者的工作论文“Bite and Divide:Ancestral Exposure to
Malaria and the Emergence and Persistence of Ethnic Diversity in
Africa”正是从流行病学角度研究了非洲种族多样性的起源。他们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由于严格控制聚居人数或限制迁移能够有效限制病原体的传播,疟疾疫情频繁的地区更容易产生倡导行为隔离的社会准则,许多规模小、在地理上隔离且封闭的民族应运而生。此外在疟疾肆虐的地方,同族婚姻率会更高。这是由于某些基因遗传病(如地中海贫血和镰刀型贫血)可以使人对疟疾的抵抗力增强,而同族通婚能有效地保证抗疟疾的免疫基因不被稀释,提高族群在疟疾下的存活率。

女儿的处境悲惨,儿子们也好不到哪儿去,大儿子在二战中被德国俘虏,希特勒想用他来换德国的将军,斯大林拒绝,大儿子只能绝望的死在集中营里;小儿子曾做过苏联将军,斯大林死后他被清算,连子孙后代都被剥夺国籍。

图片 6

民族分布的历史数据来自苏联民族志学者团队在1960年初编写的民族地图集及其电子版民族地理参考(GREG)数据库。本文的分析单位为1×1经纬度的网格。作者使用每网格内的平均民族占地面积作为民族多样性的代理变量——平均占地越少,说明该网格内的单个民族规模越小,民族总数越多。疟疾的数据来源于Kiszewski等人2004年创建的利用当地地理气候条件和蚊子的生物学特征建立的预测疟疾的指标,作者称其为“疟疾稳定性”指数。

图片 7

伊拉克以前是科威特的宗主国,是其一个省,后来才独立,有点像现在苏联,南斯拉夫解体国家的关系一样。对于科威特来说,跟伊拉克亲近,但是也十分忌惮,生怕伊拉克想起来自己是伊拉克一部分,重新吞并了。科威特对于伊拉克是若即若离,有求必应,小心应付,所以伊拉克借钱也自然是慷慨解囊。

图一左图展示了各网格的平均民族规模,右图则展示了疟疾稳定性在各网格的均值,从图中不难看出两者存在负相关关系。回归结果进一步证明了长期暴露于疟疾与否对当地民族的规模起到了关键作用。当回归中加入地理和气候变量,包括地形坡度和生产方式等变量后,这一结果仍然稳健。

直到现在,斯大林的后裔们都被限制进入俄罗斯,不得不说这也是相当凄惨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8

图片 9

责任编辑:

而1980年伊拉克开启两伊战争模式,一打就是8年,不光打光了自己的家底,而且开始借债支撑。当时的萨达姆就像科威特借了150亿美元,这可是一笔巨款啊。科威特当时也不敢不给,只能是花钱买平安。而伊拉克用借的钱,大量买军火,支撑战争,才有了后来的惨胜。

图一 平均民族规模(左)及疟疾稳定性(右)

图片 10

疟疾稳定性指标捕捉了各地在长时间内发生疟疾的可能性,是一个预测值。作者也使用了历史上实际发生的病原体的传播情况——1900年非洲人群的疟疾患病率作为疟疾的代理变量。为进一步找出疟疾是通过何种渠道对民族规模产生影响,作者使用血液样本中达菲抗原(前殖民时期应对疟疾病原体的一种免疫基因)出现频率作为因变量进行分析。两者关系如图二所示,1900年的疟疾疫情与疟疾免疫基因的传播有正相关关系。这一结果佐证了民族文化和基因选择在“疟疾——民族多样性”这一连接中的中介作用。

等到战后,开始计算债务了,科威特就找伊拉克要钱,要伊拉克还钱。没想到,伊拉克总统萨达姆要做老赖,要求科威特免除债务,否则后果严重。而且伊拉克自己也有一套说辞,那就是自己跟伊朗打,也是为了保护科威特,因此这钱就当保护费了。

图片 11

图片 12

图二
1900年疟疾疫情(左)和达菲抗原(右)

而且,萨达姆还认为,科威特一直在偷伊拉克石油,这点钱就是补偿了。但是科威特虽然小,但是也是有性格的,就不怕威胁,坚持要伊拉克还钱。而当时伊拉克确实没钱,也不想还,而且萨达姆此时野心正大着呢!

接着,作者使用与非洲同纬度的美洲(如图三)做了一个反事实检验。一方面,美洲的生物气候条件同样适宜疟疾的传播,因此自变量“疟疾稳定度”的地区分布也与非洲相似;另一方面,在欧洲殖民前美洲实际并没有疟疾的病原体。这使得殖民前的疟疾稳定度对美洲民族的形成应该没有影响。回归结果证实了这一点,进一步排除掉了地理隔离(如地形)和生产方式可能的中介作用。

图片 13

图片 14

因为,伊拉克没钱,但是有军队,于是乎为了不还钱,为了教训小弟,直接出兵是10万共和国卫队,几天的功夫,就灭了科威特,将其设置为伊拉克的省,科威特的国王只能逃亡沙特。世界上唯一欠债的把债权国给灭了,上哪里说理去。

图三 Murdock地图集:非洲和美洲的民族分布

图片 15

最后,作者探究了长期疟疾暴露的持续性影响——看因疟疾而生的行为隔离和民族认同感是否持续至今。使用DHS调查数据以及居住在外族的移民的信息,文章发现在疟疾频繁的地区,多民族群体往往是独立的,并且与外族几乎没有融合。图四以尼日利亚和喀麦隆为例,发现疟疾对于今天的同族婚姻率有持续影响。这进一步表明了历史疟疾之所以对今天仍有影响,是因为它加强了民族认同感以及同族婚姻的民族文化。

于是科威特国王到处哭诉,最终美国带领联合国军,将这个欠债的打成废墟。而且付出的代价,那是多少倍的150亿美元都不止,伊拉克干的这事堪称是最愚蠢的,不还钱反而付出更大的代价,最后国家都给灭了。所以,国家之间欠债,也是要还的,不还后果严重啊!

图片 16

图片 17

图四 尼日利亚和喀麦隆的同族婚姻率(左)和疟疾稳定性(右)

探究历史真相,发现背后故事!对待历史,必须较真!更多精彩请关注【还原历史背后真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通过数量方法证实了由流行病学家和人类学家提出的一系列观点,确认了疟疾在社会准则及文化形成中的关键作用。这些准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限制了非洲民族间的民间交往和商贸往来,甚至可能是造成当今民族冲突的罪魁祸首。

责任编辑:

文献来源: Matteo Cervellati, Giorgio Chiovelli, Elena Esposito. Bite and
Divide: Ancestral Exposure to Malaria and the Emergence and Persistence
of Ethnic Diversity in Africa. Working paper 2017.

轮值主编:熊金武
责任编辑:彭雪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