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香料贸易,笔者想聊聊武士之中等级相对较高的旗本与下级武士的日常饮食

图片 44

原标题:幕府时代的武士们竟靠自家菜园填饱肚子?

原标题:闻香觅史:中国古代的香料贸易

原标题:俄罗斯规定:喝酒中的丈夫,神圣不可侵犯!

图片 1

全文共5292字 |
阅读需10分钟

俄罗斯人有多爱喝酒?先看几张照片。

在日本历史上,武士占据着绝对重要的角色,自保元之乱和平治之乱后,日本进入“武者之世”,直至明治维新的几百年时间里,政权一直掌握在武士的手中。不过,虽然武士阶层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已影响到日本后世的方方面面,至今提到武士仍是日本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对武士的研究更是深入细致,除了权利斗争等之外,连吃穿住行也包罗在内。在此,笔者想聊聊武士之中等级相对较高的旗本与下级武士的日常饮食。所谓旗本,简单来说是江户时代德川将军直属的家臣团中的一个武士等级,定居江户,主要在幕府工作,护城护将军。另外,旗本中领地石高特别高的称为“大身旗本”,他们的饮食生活与大名相接近,不在本文探讨范围之内。

经公众号看历史(EYEONHISTORY)授权转载

图片 2

旗本的早餐:两菜一汤

编者按:自古以来,香料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或作为不可或缺的食物调料,或作为供奉神灵的圣物,或作为治病驱邪的灵药,或作为修身养性的雅物……在世界香料市场上,大宗交易的植物香料约有150种,动物香料有十几种。它们或是沿陆上丝绸之路从遥远的西域而来,或是沿海上丝绸之路输入中国。

俄罗斯超市的柜台,摆满了各种酒。

据说任德川幕府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的御伽众(陪将军闲聊的一种闲职,钱多事少)的大名们每日带便当登上江户城,到饭点时就在城中名为萩之间的房间吃饭。某天,一名御伽众带的便当中有鲑鱼块,引得其他御伽众羡慕不已。先不去考究此事的真假,但此事反映了江户初期武士的饮食其实相当简朴,将军、大名尚且如此,一般武士的饮食生活更是单调朴素。而且,在这一时期,武士也好,平民也好,一直延续着战国时代的习惯,每日进食两餐,即早餐和晚餐。习惯了一日三餐的现代人可能会表示同情:古人经常饿得难受吧。其实不然,当时一个成人一日领取的粮食有5合(1合约等于0.18升),比现代人的饭量大,一餐吃下较多米饭的话,应该不会感到饥饿。根据记录,武士们的早餐在上午8时左右,晚饭在下午2时左右。早餐与现代人无异,晚餐则提前许多,很多现代人在这个点也只是吃了中餐而已。

中国的本土香料

图片 3

图片 4

和来自南洋的香料

醉卧河边君莫笑,这就是俄罗斯男人。


引得御伽众羡慕不已的鲑鱼块。

根据考古资料,最晚在距今6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可能就已经用燃烧的香木祭祀神灵,称为“燎祭”。在先秦古籍《诗经》《楚辞》《尔雅》和诸子著作中都有使用芳香植物的记载,其中以《楚辞》为最多。《楚辞》中的佩香、饰香、赠香,既运用“美人香草”的比附,也有对高洁情操的赞美。楚地相对于中原地区来说,位置偏南,芳香植物的种类更丰富一些,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楚辞》文化,是中国香文化的源头。但总的来说,中国本土的香料还是比较贫乏的。

图片 5

从元禄时代(1688~1704)之后,随着作为照明用途的菜籽油的普及和城市经济的发展繁荣,普通武士的饮食生活一下子变得丰富起来。首先,两餐变为三餐;其次,菜品内容也丰富起来;最后,主食从糙米改为精制白米,吃上了以前看来非常珍贵的应季食物。说起白米,将军和大名等上层武士早在宽文年间(1661~1673)已开始食用,据说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光喜吃白米饭,最后患上了脚气病。另外,元禄年间还有一个突出的特色,越来越多的武士在外下馆子解决吃饭问题。专门的饭馆和外卖店最先出现在京都和大阪,这个风潮逐渐扩散到江户,之后,这些为武士和普通市民提供便利的餐馆越开越多,到了江户末期的文化文政年间(1804~1830),单是江户城就达到6000家左右。

图片 6

海参崴著名的景点:酒瓶堆积成的玻璃沙滩。

图片 7

公元前204年,赵佗在岭南地区建立了南越国。南越国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交通条件,除了本地的香料植物比较丰富,还可以从南方的南洋输入香料,因此,这一地区的人较早地形成了燃香的习惯。考古工作者在南越王墓中发掘出土了5件精美的四连体铜熏炉,炉体由四个互不连通的小盒组成,可以燃烧四种不同的香料。广西贵县罗泊湾2号墓出土的南越国时期的铜熏炉内,还残存着两块白色椭圆形粉末块状物,研究者认为可能是龙脑香或沉香之类的香料。

跟大家说个故事。18世纪,彼得大帝提出无论贫富贵贱,私人均可酿酒。这一下,俄罗斯出现了全民酿造伏特加的宏大场面。彼得大帝还宣布了一道深受男人欢迎的法令:任何农妇如果在酒馆里强行带走她们正在喝酒的丈夫,就必须要接受鞭刑。喝酒中的丈夫,神圣不可侵犯!

■ 繁华热闹的江户街头。

公元前112年,汉武帝派伏波将军平定了南越国,原先仅流行于南越国的沉香、檀香、龙脑香、乳香、丁香、排香、茉莉等香料也开始传入内地。

图片 8

不过,随时为将军、大名战斗是武士的使命,这一点即使在和平时期也没有改变。将军和大名们担心过于富足的生活会使武士丧失应有的战斗力,于是经常下达节俭令,以振作武士之精神,不过有时是因为幕府或各藩财政紧逼才下达此令。宽文三年(1663)的节俭令规定:“旗本节日宴席规格以五菜两汤为宜。”宽文八年(1668)备前藩(今冈山县)的池田光政对家臣下达的节俭令更为严格,其中规定宴客时:“家老为三菜两汤,外加一下酒菜;千石以上三菜一汤外加一下酒菜;五百石以上为两菜一汤外加一下酒菜,此外,取消拼盘、后段(餐后甜点)”。其他藩也基本如此。请客时的菜单都如此简单,个人平时的饮食更加朴素,不过,视经济状况多少有些差异。

三国时期,吴国占据南方州郡,垄断岭南的香料贸易。孙权曾派朱应、康泰出使扶南(公元1世纪至7世纪末的中南半岛古国,辖境大致相当于今柬埔寨及老挝南部、越南南部和泰国东南部一带,另有一些属国),从那里带回许多香料。康泰在所著的《吴时外国传》中记述自己和朱应出使扶南的经历和传闻,比较准确地记载了当地所产的香料品种。原书虽然没有保存下来,但有关香料的记载被其他文献所引用,搜集起来,大约有以下几种:

古代俄罗斯小酒馆

图片 9

图片 10

还有斯大林爱喝伏特加,更酷爱家乡格鲁吉亚产的白兰地,在他的示范作用下,苏德战争期间伏特加成为苏军的标配战略物资。为了激励士兵们不怕死,苏联国防部特别规定,前线的战士每天每人都能获得100克伏特加的配给。

■ 旗本的一餐。

艾纳香版画

所以,如果你遇到俄罗斯人,很多俄罗斯人会很自豪地告诉你:苏联之所以能打赢纳粹,靠的就是两样东西:伏特加和喀秋莎火箭炮。

图片 11

鸡舌香,即丁香,桃金娘科蒲桃属植物。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丁香”,与春天常见的芳香袭人的丁香花,不是一种植物。丁香花虽有紫、白之分,但学名是“紫丁香”,原产于我国华北。而别名鸡舌香、公丁香的“丁香”,原产于南洋地区,有很强的药用价值,三国以前就已经输入到内地。

图片 12

■ 比旗本低一等级的御家人的住宅。以现在的角度来看,可算是豪宅了,看院子的空间,足以种植果蔬。

图片 13

二战苏联坦克兵痛饮伏特加

2000石以上的旗本一般住大房子,有大院子,有许多这一等级的旗本在自家院子开菜园,蔬菜瓜果什么的可以自给自足,其中有些还自行制作味噌。那么,旗本的一日三餐吃些什么呢?早餐有白米饭、味噌汤、主菜、副菜及腌菜,主菜为鱼类,有水煮鲣鱼或烤鰤鱼,副菜一般是豆腐或蒟蒻等;晚餐有时配有酒,三菜一汤,有新鲜的刺身等;在自家吃午饭的时候,多是咸鲑鱼或腌菜加茶泡饭。通常在自家吃饭时,家族成员每人有一个称为“膳”的单人餐桌,桌上放置各人的饭菜,虽然也是围坐在一起吃,不过,父子、夫妻之间会拉开一定的距离,以示一家之主的权威。

龙脑香,此图出自1887年出版的德国植物宝典《科勒药用植物》

超级酒徒勃列日涅夫主政时期,前苏联创造一项记录:人均年消费伏特加酒28瓶。当苏联外长安德烈·葛罗米柯向他建议禁伏特加时,他说出了一句堪称不朽的俄罗斯名言:“安德烈,你知道,俄罗斯人离了这玩意啥也干不了。”

图片 14

沉香,中国古文献中有时写作“沈香”、“琼脂”,因气味香如蜜,又称“蜜香”,是瑞香科植物白木香树或沉香树的树心部位受到外伤或因真菌感染而分泌出的树脂,或是树木老化腐朽后自然凝聚的树脂。上等沉香密度很大,入水即沉,所以也叫“沉水香”、“水沉香”;次等沉香密度中等,“置之水中,不沉不浮,与水面平者,名曰栈香。”(《太平御览》)沉香树原产于印度、缅甸、柬埔寨、马来半岛、菲律宾、摩鹿加群岛和中国南部等地的深山老林中,采集非常危险,因此更显珍贵。

图片 15

■ 从上图来看,即使是大身旗本也并非餐餐大鱼大肉,不过质与量怎么也强过下级武士,而且从菜谱来看,都是些吃了不容易发胖、健康的食物。

图片 16

勃列日涅夫(左)

图片 17

苏合香树版画

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也是个世界著名的酒鬼,为此闹出很多国际笑话。1995年,在白宫访问的叶利钦喝醉后神秘消失了,吓得特工四处寻找,最后竟然发现堂堂俄罗斯总统只穿着内裤在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聊天,他自称准备去买披萨。


古代日本与现代不同,就餐时每人一膳。虽然全家没有围坐在一张餐桌上,但也是在一起吃饭。通常妻子吃饭的位置需要与丈夫稍微拉开距离。

广霍香,以“霍香”之名见载于《吴时外国传》:“都昆在扶南南三千余里,出霍香。”都昆为扶南属国。广霍香现在一般作为药材原料,古时曾经作为香料使用,与沉香、熏陆香、鸡舌香、詹糖香、枫香合称“六香”(张英、周光雄《广霍香的本草考证研究》)。

图片 18

图片 19

由于当时造船技术和海上航行技术还不是很发达,所以,一直到唐朝前期,中原地区所使用的香料,除少量从南洋经由海路进口,主要还是通过陆路(丝绸之路)从西域传入的。

叶利钦

■ 日本人称为“膳”的单人餐桌。餐具的摆放也有一定的规定。

图片 20

那么说,苏联或者说现在的俄罗斯就没有人想禁酒吗?当然有,苏联历届领导人中,只有两人曾经搞过禁酒政策,无一例外全失败了。

追求美食的下级武士

汉晋时期

图片 21

在元禄年间,虽有许多条条框框限制着武士,但他们可以自由去做一些喜欢的事情,至于做什么视自身才能而定。有人热衷于兴趣,有人勤于职守,总之,石高100石上下的下级武士在这方面的倾向尤为强烈。

通过陆上丝绸之路输入香料

苏维埃政府禁酒宣传画

尾张名古屋藩有一个名为朝日文左卫门(1674~1718年)的年收100石的畳奉行。畳奉行是江户幕府的一种职称,管理江户城内房间和各官厅的榻榻米,同时也负责制作榻榻米和更换榻榻米的席面等。他生活拮据却一门心思追求美食,并将自己追求的过程详细的记录下来,即《鹦鹉笼中记》。

在汉代张骞通西域之前,就传说西域有香树,“花叶香闻数百里,名为返魂树。……斯灵物也,香气闻数百里,死者在地,闻香气乃却活,不复亡也。以香熏死人,更加神验。”(东方朔《海内十洲记》)返魂香究竟为何物,到今天还说法不一,不过从这段神乎其神的描述,可以看出当时人对产自西域的神秘香料的向往。

第一个是列宁,十月革命之后,列宁号召苏维埃政权实行禁酒政策,然而全国人民都开始抱怨,甚至导致苏维埃支持率下降。不得已,列宁只好撤销了禁酒令。

图片 22

张骞通西域之后,西域商人开始将各种珍贵香料运到长安(今西安)等地售卖。据说,汉武帝时,“弱水(在中国古文献中泛指极西且遥远的河流——引者注)西国”有人向武帝进献三粒香球。一开始武帝并不喜欢这种香,让人随意收了起来。没想到有一次长安发生瘟疫,“西国”使臣请求使用他上次进贡的香料。无奈,武帝命人焚烧香球。没想到,奇迹发生了:“宫中病者即日并瘥(病愈)。长安中百里咸闻香气,芳积九月余日,香由不歇。”(张华《博物志》)

另一个是戈尔巴乔夫,1985年戈尔巴乔夫政府发布“苏联最高苏维埃关于反酗酒的法令”,规定每天上午11点才开始限量卖酒,导致买酒的队伍长得惊人,伏特加变成紧缺货,老百姓怨声载道。

■ 现代出版的《鹦鹉笼中记》中较古老的一套。此书是研究元禄时期下级武士生活极有价值的名书,除了饮食生活,还记录了不少关于武士的风流韵事。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鎏金银香囊

80年代排队买酒的俄罗斯人

■ 文左卫门属于一个特例,一般下级武士的三餐令人吃惊的朴素。旗本级武士一日两餐有味噌汤,在当时味噌算是高档品,下级武士一日吃一次味噌汤就算是好的了。

这里的“香”,可能就是原产于安息、阿拉伯半岛地区的安息香,又名云胶。中国古籍认为该香产自“南海波斯国”,即伊朗高原的一个古国——帕提亚帝国(公元前247—公元224年),该国的开国君主为阿尔撒息,汉语音译“安息”,所以称之为安息国,称这种香料为“安息香”。但安息香实际上并非产自伊朗高原。一说它是由两种不同香料合成的,即由伊朗地区出产的一种不知名的香料和马来亚群岛出产的小安息树的树脂合成(劳费尔《中国伊朗编》)。

有一个笑话:人们排起长队买限量的伏特加,有一个人实在忍受不了了,便说:“我要去克里姆林宫杀了戈尔巴乔夫。”一个小时后,他回来了,别人问他是否杀了戈尔巴乔夫?他答道:“杀他?那边排的队比这儿还长!”另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因为没酒喝,苏联战斗机飞行员居然偷喝飞机的防冻液!

文左卫门在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之余去追求自己的爱好,从《鹦鹉笼中记》一书来看,其倾向追求“食材”,料理视到手的食材而定。他还非常爱喝酒,也因为饮酒过度,在正值壮年的45岁就死了。而他的父亲定右卫门气定神闲的活至81岁。

到了东汉以后,关于西域产香和传入中国的记载,更是不绝于书。魏晋以后,随着佛教的盛行,香料的需求量大增,又有更多的香料从西域输入内地。《魏略·西戎传》记载,大秦(古代对罗马帝国的统称,因罗马帝国统治的范围很广,在中国古籍中有时也泛指西域以西的广大地方)的香料有11种,分别是微木、苏合香、狄提、迷迷(迭)、兜纳、白附子、熏陆、郁金、芸胶、熏草、木香。

图片 26

在此列举部分《鹦鹉笼中记》中文左卫门记录的料理名。

图片 27

来啊,快活啊

1、鱼圆=将鱼肉捣碎揉成圆形的鱼丸。

南宋镂空鸳鸯戏水金香囊

也就是从禁酒令开始,俄罗斯的穷人开始寻找一些酒精代用品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浴液、防冻液、古龙水、须后乳、窗户清洁剂等含有酒精成分的液体。直到今天,调查显示俄罗斯酒精替代品消费占据了20%的酒精市场。

2、海鲜汤=用白萝卜或牛蒡、豆腐、鲍鱼、鱼圆等炖成汤,以味噌调味。

微木,当为“没药”的古译,也有译“末药”的,为橄榄科植物没药树的树脂,出产于阿拉伯和索马里。赵汝适《诸蕃志》里说:“没药出大食麻啰抹国,其树高大,如中国之松,皮厚一二寸,采时先掘树下为坎,用斧伐其皮,脂溢于坎中,旬余方取之。”

图片 28

3、鸭杂碎汤=禽类内脏煮的汤,主要使用鸭内脏。

苏合香,为金缕梅科植物苏合香树树干渗出的树脂,主产于非洲、印度和土耳其等地。不过当时人都认为苏合香不是一种香料,而是几种香料的混合体:“合会诸香,煎其汁以为苏合。”(《后汉书·西域传》)“苏合是合诸香汁煎之,非自然一物也。”(《梁书·中天竺国传》)所以取其“合”意。晋代傅玄的《拟四愁诗》有“佳人赠我苏合香,何以要之翠鸳鸯”句。

你没看错,这是酒精度高达75°的浴液,也是俄罗斯穷人的最爱

4、烤鳗鱼=将鳗鱼的鱼中骨剔除,串起来烧熟。

迷迷(迭)香,唇形科迷迭香属植物,是现在很火爆的一款精油植物,在西餐、香薰中应用很广,其实,它在汉晋之际就已经很有名气。三国著名人物曹丕、曹植、王粲、陈琳等都写有迷迭(香)赋。曹丕《迷迭赋》云:“薄六夷之秽俗兮,越万里而来征;岂众卉之足方兮,信希世而特生。”曹植《迷迭香赋》云:“播西都之丽草兮,应青春而凝晖;……芳暮秋之幽兰兮,丽昆仑之英芝。”可见当时迷迭香已移植中原地区,并广为种植。

去年年底,俄罗斯西伯利亚城市伊尔库茨克市发生一起恶性事件,因为喝酒精替代品造成60人死亡,普京总统大怒,下令内阁严打。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 文左门卫自己下厨做的料理之一。

迷迭香图谱

普京比较爱喝啤酒

在当时还说还真是奢侈的食物。此外,文左卫门还记录了夜班食用的便当食谱:有干萝卜叶(或茎)汤;炖菜有煮白罗卜、牛蒡、豆腐、蒟蒻、红薯;两条烤鲻鱼(整条烤);凉拌蚬贝;腌菜;酒等,他经常与一起值夜班的同事一起吃吃喝喝。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都是他自己亲手下厨制作的。当时大多数下级武士对下厨嗤之以鼻,在他们的观念中那是女人的活。许多单身武士并不在家自己煮饭吃,或者利用“贿屋”(当时的一种外卖快餐店),或者利用“振卖”(挑着饭菜大街小巷叫卖的小商贩)、“菜屋”(一种专业炖菜饭馆)解决三餐。

薰陆香,最初有人认为薰陆香即是乳香,是橄榄科植物乳香树树皮渗出的树脂,主产于红海沿岸,而另有一种意见认为,薰陆香和乳香是两种东西:“薰陆香是树皮麟甲,采之复生;乳头香生南海,是波斯松树脂也。”(《广志》)直到宋沈括在写《梦溪笔谈》时才明确薰陆香和乳香是同一种东西:“薰陆即乳香也,本名薰陆。以其滴下如乳头者,谓之乳头香,溶塌在地上者,谓之塌香。如腊茶之有滴乳、白乳之品,岂可各是一物?”明人李时珍也采用此说。

普京是克格勃出身,自律很严并不酗酒。虽然酒精让俄罗斯人横死短寿、犯罪率高,但普京绝不会重蹈戈尔巴乔夫禁酒覆辙,因为谁都知道,要让“离了这玩意啥也干不了”的俄罗斯人远离酒精,是件永远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图片 32

郁金香,别名郁香、红蓝花、紫述香、洋荷花、草麝香,百合科郁金香属植物,原产小亚细亚,今天非常常见,尤其适合于冬湿夏干的地中海式气候种植,是土耳其、哈萨克斯坦、荷兰的国花。郁金香最晚在东汉时已经输入中国。东汉朱穆作《郁金赋》云:“众华烂以俱发,郁金邈其无双。比光荣于秋菊,齐英茂乎春松。……瞻百草之青青,羌朝荣而夕零。美郁金之纯伟,独弥日而久停。”晋傅玄作《郁金赋》说这种植物所散发出来的香气,“气芳馥而含芳,凌苏合之殊珍”,超过了苏合香。宋以后关于郁金香的记录很少见。现在中国栽培的郁金香,是晚近以来从欧洲重新引进的。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俄罗斯的禁酒令。沙皇下了禁酒令,没多久沙俄就完了。戈尔巴乔夫下了禁酒令,苏维埃就完了。


江户时代的“振卖”。

图片 33

要说中国离了酒什么事都干不了,咱的烧酒速度也不比他们慢,中国人一年要喝掉一个西湖呢。

总的来说,大多数下级武士经济状况不佳,常常需要缩衣节食。不过,中下级武士穷是穷,但他们住的房子较其他阶级的平民要大得多,连年收30石的下级武士也能住在100平左右带院子的房子里,因此大多数中下级武士也和旗本一样,在自家院里种菜,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早上通常吃泡饭加腌菜,中午吃汤泡饭加腌菜,晚上吃茶泡饭加腌菜,上级武士才有豆腐、炖菜、(价格便宜的)鱼吃。

清代道光香炉 胭脂紫 粉彩八宝纹炉

ID:SPETERDAYC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武士奇葩的饮食禁忌

由于路途遥远,交通极为不便,汉晋时期从西域输入的香料毕竟有限,用香者基本上还局限于贵族豪富之家。据说三国时曹操戒奢崇俭,曾“禁家内不得香薰”。西晋有“韩寿偷香”的风流韵事,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来自异域香料的稀珍:晋帝好不容易得到一些来自西域的“奇香”,这种香一沾到人的身上(或衣物)便经月不散,晋帝把它视为奇珍,不肯轻易送人,只赐给国丈贾充以及最宠爱的大臣陈骞。后来,贾充之女贾午瞒着家人与韩寿私通,并偷来“奇香”与韩寿共享。一天,贾充闻到韩寿身上有一股“奇香”的香气,怀疑他与自己的女儿私通,便叫来女儿身边的侍女查问,侍女说出了实情。碍于面子,贾充只好顺水推舟,把女儿许配给了韩寿。

责任编辑:

在武士社会,上至将军下至下级武士有许多麻烦的饮食禁忌,他们在大多数场合下能够遵守,但凡事都有例外,有少数武士也敢挑战这些禁忌,这其中的故事相当有趣。

历史上著名的“石崇与王恺比富”的故事,也与香料有关,说西晋石崇为了炫耀自己的富有,甚至连厕所里面也“常有十余婢侍列,皆丽服藻饰,置甲煎粉、沉香汁之属,无不毕备。又与新衣著令出,客多羞不能如厕。”(刘义庆《世说新语》)

1、武士讨厌金枪鱼

这一时期,可能已经从域外引种了部分芳香植物,如胡椒、龙脑香、迷迭香、乳香、安息香、苏合香、沉香、丁香等。

以前,日本人不称金枪鱼为“マグロ”而称为“シビ”。据江户时代初期的《庆长见闻集》一书记载,“误把シビ的叫卖声听成了“死日”,自以为不吉利。”对于以战斗作为生存意义的武士而言,“死”是最让他们忌讳的文字。

图片 34

不过,江户中期以后,金枪鱼的称呼以“マグロ”为主,再加上酱酒的普及,武士们也没有了这个禁忌,和平民一样大快朵颐。

电影《绣春刀》剧照

图片 35

海上香料贸易

图片 36

从唐代中后期开始,海上丝绸之路逐渐取代了陆上丝绸之路成为中外贸易的主要通道,数量更多的香料得以从海路输入中国。

■ 同一种鱼因为不同的名称而避讳,虽然极不自由,但武士更看重的是一个好的兆头。

阿拉伯半岛盛产香料并热衷于制作、使用香料,正如古希腊学者希罗多德所说:“整个阿拉伯都散发出极佳美的芬芳。”当时,广州是香料贸易的主要港口,“源源不断的香料船,使广州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香料市场之一。”(谢弗《唐代的外来文明》)唐末五代时期有一位小有名气的文学家叫李珣的,本人就是波斯香药商的后裔,他的弟弟李玹以卖香药为业。李珣年轻时可能随弟弟乘船到过阿拉伯半岛,他根据自己的见闻撰写了《海药本草》一书,内中收录了50余种香药,大部分都是由阿拉伯商人从海路输入中国的,包括龙脑香、乳香、苏合香(返魂香)、丁香、小茴香、没药等。

2、不吃窝斑鰶

图片 37

窝斑鰶是一种体长15厘米左右的海鱼,在日本,对此鱼的不同生长阶级有不同的称呼,其中长到7~10厘米时称为“コハダ”,最终阶段称为“コノシロ”。在江户时代,以“コハダ”制作的“コハダ寿司”在花柳界人气极高,不过,不论是“コハダ”还是“コノシロ”,武士们一律拒绝。“コノシロ”与“この城”同音,“この城”又指自己所属藩的城堡,在武士看来,怎么能吃自己的城堡呢?因此,对于这种鱼,他们的内心是抗拒的。另外,日本人还称这种鱼为“腹切鱼”,是那些被命切腹的武士最后吃到的食物。照这样来看,这种鱼的名字还真是不吉利。

集市上的香料

图片 38

宋代的海上香料贸易更加发达。《宋史》中记载异域香料的文字多达200多处,约30余种。为了加强对外贸易的管理,宋廷在各主要外贸海港设置了市舶司,专掌海外贸易。其中,广州香料贸易占进出口贸易的首位,出现了专门从事香料贸易的“香舶”。其次是泉州,每年进口香料10万公斤以上。1974年水下考古工作者在泉州湾出土的宋代沉船中出水了降真香、沉香、檀香等4700多斤。

图片 39

图片 40

■ 窝斑鰶的幼鱼做成的握寿司,这可是高级寿司。

《听琴图》(局部),松荫下,一人焚香抚琴。

3、危险的诱惑——河豚

明代是继宋代之后又一香料进口的高峰期。“郑和下西洋”,每次都会带回“明月之珠,鸦鹘之石,沉南、龙速之香,麟狮、孔翠之奇,梅脑、薇露之珍,珊瑚、瑶琨之美”,“充舶而归”(黄省曾《西洋朝贡典录序》)。据跟随郑和出使西洋的马欢、费信在《瀛涯胜览》《星槎胜览》等书中记载,郑和带回来的香料有占城(今越南东南部)的伽蓝香(沉香的一种),爪哇的苏木、白檀香、肉豆蔻、荜拨,溜山(今马尔代夫)的降真香,暹罗(今泰国)的罗褐速香、沉香、白豆蔻、大风子、血竭,满剌加(今马六甲)的黄速香、乌木、打麻儿香,忽鲁谟厮(今伊朗东南部)的龙涎香,苏门答刺的胡椒,天方(今阿拉伯半岛)的蔷薇露、俺八儿香,锡兰山的乳香,苏禄的降香,渤泥的片脑(龙脑香)。

保护主公是武士的本分,为此他们要战斗到底,甚至牺牲生命。这样的武士若是因为吃了河豚而送命,那将是莫大的耻辱。可是,河豚太美味,“想吃,又不舍”(《毛吹草》),因为河豚含有剧毒。话虽如此,仍有人敌不过河豚的美味,大胆涉险。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样的川柳(江户中期之后流行的没有终助词的口头短诗):大名的不足是河豚的美味。按规定,大名禁止吃河豚,若因为吃河豚被毒死,名下藩将有废除之险。此外,明知有毒仍冒险去品尝美味就如同通奸,于是,又诞生了这样的川柳:河豚的美味等同于通奸。

图片 41

图片 42

印度贾巴尔普尔香料市场

■ 河豚含有剧毒,一旦中毒极有可能身亡,但其肉质鲜美,仍让许多人冒险一试。武士的身份越高,越容易买到河豚,但高级武士却被明令禁止吃河豚,真是讽刺呀。

除了“郑和下西洋”直接带回的香料,其他时期“西洋”各地以贺寿、贺登基、贺新岁、贺皇子诞生等名目向明廷进贡的香料也不少。比如,洪武十一年(1378),彭亨(马来半岛东部)进贡胡椒2000斤、苏木4000斤以及檀香、乳香、龙脑香等香料;洪武十五年(1382)爪哇进贡胡椒75000斤;洪武十六年(1383)占城进贡檀香800斤、没药400斤……其他年份的进贡史书不一定有记载,但据说达到了“往来道路,贡无虚月”的地步,致使明廷不堪重负——因为天朝大国死要面子,每次回赐礼物的价值要远远高于进贡香料的价值。后来,明廷不得不多次重申限制进贡的频率和规模。

4、武士喜欢“刺身”的原因

为了“消化”这数量庞大的香料贡品,明朝出现过用香料充作官俸的情况。永乐年间规定,文武官员的俸禄,春夏两季发给大明通行宝钞,秋冬两季则以苏木、胡椒“折支”:“五品以上折支十之七,以下则十之六。”宣德九年(1434)又规定京师文武官员的俸禄以胡椒、苏木折钞,胡椒每斤折钞100贯,苏木每斤折钞50贯。

日本料理尤为重视食材的天然味道,将鲜鱼肉切成适宜进食大小的“刺身”就是最佳象征。“刺身”其实是武士用语,他们忌讳“切”,所以改用“刺”。有些地方还称为“作身”或“御作”,不管哪一种都不会使用“切”。在古书中也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除了上面的例子,还称作“差身”、“差味”、“指身”、“打身”等等。

图片 43

到了江户后期,江户的城下町出现了“刺身屋”,用金枪鱼和鲣鱼等作为食材,深受市民的欢迎,武士们也经常到“刺身屋”消费。

《马可·波罗游记》记载
:印度奎隆王国收胡椒的黑人

图片 4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清代香料贸易有了一些新变化。清代前期,统治者依然享受着“万邦来朝”的待遇,异域香料依旧以“进贡”的形式源源不断地输入中国。如康熙十二年(1673),暹罗为康熙皇帝祝寿,一次性就进贡帝龙涎香一斤、沉水香二斤、速香三百斤、安息香三百斤、白豆蔻三百斤、腾黄三百斤、胡椒花一百斤、紫梗二百斤、树皮香一百斤、树胶香一百斤、儿茶一百斤、大冰片一斤、中冰片二斤、片油二十瓢、樟脑一百斤、黄檀香一百斤、蔷薇露六十罐、硫黄一百斤;皇后贡品每样减半(梁廷枏《粤道贡国说》)。

责任编辑:

清中期以后,由于欧洲殖民势力的扩张,许多出产香料的地方变成了欧洲人的殖民地,传统的“海上香料之路”也被欧洲人控制,向清廷进贡的香料越来越少。香料贸易虽然继续存在,但不再以朝贡贸易,即物物交换的形式进行,而是插进了“中间商赚差价”——欧洲商人和“十三行”商人联手垄断了香料贸易,甚至连朝廷所需的香料也需要委托欧洲商人和“十三行”商人来采买。1840年鸦片战争、特别是1884年中法战争(这次战争使越南变成了法国殖民地)后,传统的朝贡香料贸易被彻底终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