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新探,也同时客观起到了开发广袤的南方疆土的作用

图片 1

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新探

最初北京地铁修建真实原因:总理决定的战备工程

读史随笔:一言难尽的宋朝

1839年,探险家史蒂芬斯率队在中美洲热带雨林中发现古玛雅人的遗迹:壮丽的金字塔、、富有的宫殿和用古怪的象形文字刻在石板上的高度精确的历法。

  考古学界对玛雅文明湮灭之谜,提出了许多假设,诸如外族入侵,人口爆炸,疾病,气候变化。。。。。。各执已见,给玛雅文明涂上了浓厚神秘的色彩。为解开这个千古之谜,20世纪80 年代未,一支包括考古学家、动物学家和营养学家在内的共45名学者组成的多学科考察队, 踏遍了即使是盗墓贼也不敢轻易涉足的常有美洲虎和响尾出没的危地马拉佩藤雨林地区。 这支科考队用了6年时间,对约200多处玛雅文明遗址进行了考察,结论是:玛雅文明是因争夺财富及权势的血腥内战,自相残杀而毁灭的。

  玛雅人并非是传说中那样热爱和平的民族,相反,在公元300–700年这个全盛期,吡邻城邦的玛雅贵族们一直在进行着争权夺利的战争。互雅人的战争好像是一场恐怖的体育比赛:战卒们用矛和棒作兵器,袭击其它城市,其目的是抓俘虏,并把他们交给已方祭司, 作为向神献祭的礼品,这种祭祀正是玛雅社会崇拜神灵的标志。

  玛雅社会曾相当繁荣。农民垦植畦田、梯田和沼泽水田,生产的粮食能供养激增的人口。工匠以燧、石、骨角、贝壳制作艺术品,制作棉织品,雕刻石碑铭文,绘制陶器和壁画。商品交易盛行。但自公元7世纪中期开始,玛雅社会衰落了。随着政治联姻情况的增多,除长子外的其他王室兄弟受到排挤。一些王子离开家园去寻找新的城市,其余的人则留下来争夺继承权。这种“窝里斗”由原来为祭祀而战变成了争夺珠宝、奢侈品、王权、美女。。。。。。 战争永无休止,生灵涂炭,贸易中断,城毁乡灭,最后只有10%的人幸存下来。

  公元761年杜斯。彼拉斯城的王宫覆灭可视为玛雅社会衰落的一个起点。杜斯。彼拉斯是方园1500英里内的中心城邦。它遭到从邻近托玛瑞弟托城来的敌人的攻击。一个装有13个8岁至55岁的男人的头颅的洞证明该城被攻占时遭到了斩草除根的大屠杀。8天后( 这些精确的细节被记录在石头刻板上),胜利者举行了“终结典礼”,砸烂了王座、神庙和刻板。一些贵族逃到附近的阿瓜迪卡城—这是一个巨大裂缝环绕的天然要塞。他们在那里苟延残喘了40年,最后还是遭到了敌人的攻占,陷入了灭顶之灾。公元800年,阿迪卡已是一座鬼城。 公元820年以后,玛雅人舍弃了这片千年间建立了无数城市的佩藤雨林,再也没有返回这片文明的发源地。玛雅文明的毁灭已成为历史,但它提供的警示,值得人类永远记取。

  今日,仍有200万以上的玛雅人后裔居住在危地马拉低地以及墨西哥、伯利兹、 洪都拉斯等处。但是玛雅文化中的精华如象形文字、天文、历法等知识已消失殆尽,未能留给后代。

  

下月初,北京地铁5号线即将通车。这条地铁,南起丰台宋家庄,北至昌平太平庄北,纵贯京城南北。

图片 1

对于这一天,无数生活在地铁沿线新小区里的上班族们翘首以盼。这条地铁将使他们摆脱堵车之苦,而享受到准时、高效的地下交通之便。

唐代是古代中国的巅峰,但是辉煌时间很短。

与此同时,地铁机场线、十号线、奥运支线、四号线,也正以每天十几米的速度在北京地下掘进着。2009年,北京将编织出一张四通八达的地下交通网。

  五胡十六国大乱中原,导致先秦以来的古典中国贵族(即从氏族时代起就一直繁衍延续的列国历代贵族,其在魏晋以前的演变是另一话题,在此不叙。)大批次的从祖居之地南迁。

在北京日益成为一座“地铁上的城市”的今天,大概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北京的第一条地铁,也是新中国第一条地铁,最初是如何诞生的……

  从魏晋到南北朝三百多年间一拨又一拨数百万人次的衣冠南渡。除了存续华夏正统文明,也同时客观起到了开发广袤的南方疆土的作用。

“如果为了交通,只要买200辆公共汽车”

  相比于氏族时代从蚩尤直到楚国时代对南方的开发,这一次开发的深度和广度要大很多,以至于到唐代贞观年间,持续数百年的战乱之后,天下平定,北方迅速恢复,而南方同时繁荣起来。

1953年9月,一份名为《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要点》的报告,摆在中央决策层的面前。这份具有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意味的《草案要点》,是在北京市委领导下,由国内和苏联著名城市规划建设专家共同完成的。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唐代繁荣的贞观到开元时代。唐帝国等于是统治了规模已经扩大一倍的中国(相比于汉代)。

它不但对北京城市的规模、政治经济定位和今后的发展走向作了规划,而且明确提出“为了提供城市居民以最便利、最经济的交通工具,特别是为了适应国防的需要,必须及早筹划地下铁道的建设”。

  此时的南方中国还没有形成足以影响,甚至撼动帝国朝局的政治实力,南方作为新兴发达的市场和农作物产地,在持续的供应着唐帝国一次又一次对北方游牧民族的强硬姿态和对西域的积极开拓。

从当时的交通状况看,筹建地铁是一个相当奢侈的决定。建国初,北京常住人口还不到300万人,机动车也仅有5000多辆。大街上人多车少,人们出行多是步行或乘人力车,连乘公共汽车的人都是少数。而且,修地铁投资大、技术要求高,对于新生的共和国来说,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南方中国真正的重要起来,是在宋代。

这些现实问题,中央当然清楚。那么,为什么还要在这时筹建地铁呢?据当年的地铁筹备处总工程师谢仁德回忆,周恩来总理曾一语道破:“北京修建地铁,完全是为了备战。如果为了交通,只要买200辆公共汽车,就能解决。”

  宋代是古代中国之终结,近世中国之开端。传统中国的诸多恶疾,比如权力分配中一直困扰着汉、晋、隋、唐等朝的,诸如内侍、外戚、武臣、藩王等等影响政局稳定的老问题,在宋代得到了一一化解。

1950年6月,建国刚刚半年的新中国,被迫卷入朝鲜战争。与此同时,美国第七舰队开入了台湾海峡。浓烈的火药味,包围着新生的红色政权。

  事实上,说宋代是古代中国的终结,是因为整个宋代的社会结构,与汉唐不同,与先秦更不同。

在这样的国际形势下,战备理所应当地成为北京城市规划中,首先考虑的因素。

  诸如政治格局、意识形态的表现形式、国家动员方式、经济与政治运作,都与前代有根本改变。

一直被我们尊为“老大哥”的苏联,对地铁的战备功用深有体会。1941年德军大举进犯莫斯科,刚刚建成6年的莫斯科地铁,不但成了莫斯科市民的避弹掩体,更成为了苏军的战时指挥部。

  当然,宋代(北宋)一百多年本身就是一个大解构、大变动的时代。

开战不久,苏军总参谋部就迁入地铁“白俄罗斯”车站,并在那里建立了指挥所和通信枢纽部。最危急的时刻,以斯大林为首的最高指挥部也迁入“基洛夫地铁站”。成千上万的莫斯科市民,更涌入地铁,无论有无警报,他们每晚都到那里过夜。地铁的战备功能,在二战中的莫斯科可谓发挥到了极致。

  准确来讲,北宋是古代到近世的一个过度时期。在此过度的过程中,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了。而其没能将中国文明带入下一层次,这同样是另一话题。

这无疑给了新中国领导人们很大启发。

  北宋的社会变革没能抵挡得住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的侵犯。

然而对于地铁,当时不但中国老百姓一无所知,就连国内的工程技术人员也知之甚少。这一年,原本研究桥梁隧道专业的工程师谢仁德,正准备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可出乎意料的是,组织上却把他调到了北京参与地铁筹建。这位曾经与茅以升共事过的老工程师十分诧异,那时他对于地铁的认识仅限于知道那是一种在地下行驶的机车。如何修建,毫不了解。

  靖康之变后,南宋存续了中国文明继续前行。在江淮到四川漫长的防线上对金蒙作消极防御的同时,凭借北宋时代的技术进步,南宋开辟了利润巨大的海上贸易航线以保障国家安全。

由于缺乏相关人才,北京市委在1954年10月报送中央的报告中请求“聘请苏联专家,着手勘探研究”。

  南宋是中原衣冠的第三次南渡,其国都设在杭州。

两年后,在国务院的安排下,由五人组成的苏联专家组来到北京。专家组组长是莫斯科地铁设计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巴雷什尼科夫,其他几位成员也都参加过1931年莫斯科地铁建设。

  从中国地形图上可以分析,作为一个统一的中央政府,国家的政治运作应该是在一块理想的广袤平原上。

同那一时期来华的众多苏联专家一样,他们不但带来了大量莫斯科地铁的详尽技术资料和丰富经验,甚至还为中国的技术人员作了多次扫盲性质的地铁技术讲座。

  一个帝国,也只有在拥有了一块巨大的富庶平原作为支撑之后,才能行之有效的对边疆地区积极开拓和强硬。

在帮助中国培养人才的同时,专家们还参与了拟定北京地铁远景规划方案和地铁工程的线路选择、埋设深度、隧道结构等问题的研究。

  而南宋没有这样的地理条件,因为南宋把从华北平原到江淮平原间的精华部分都丢了个一干二净。

在苏联专家带来苏联地铁范本的同时,大量中国留学生被派往苏联学习。1953年到1960年之间,被送往苏联学习地下铁道工程的中国学生陆陆续续有几千人。他们从规划设计到工程施工等各个方面学习了苏联的技术。回国后,他们带着从苏联学到的技术和理念,充实到与地铁有关的各个领域,在发展自主技术的同时也必然带回了深刻的苏联模式。

  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支撑南宋政治局面的,只有局促在环太湖一带的长江下游平原。

初绘地下交通网

  由此我们可以推导,南宋除了对这块平原的全方位统治之外,对江汉、对四川,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到2015年,北京轨道交通将建成18条线路,总长561公里的路网。那时,北京将超过纽约,成为世界上地铁长度最长的城市。在第一条地铁筹备之初,规划人员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北京地铁将发展到这样的规模。

  也因此,我们才看到史书记载中南宋对南方开发程度的有限。其对江汉和四川的重视,往往首先关注于军事防御。

50年前,中国地铁人是怎样规划地铁线路的呢?当时的规划与今天是一以贯之,还是大相径庭?由于资料的缺失,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使记者在采访中如陷重重迷雾。

  南宋依靠其先进而强大的水军,却并没有凭此深度开发江汉平原。

在现代地铁规划中有这样一个理论:只有当地铁线路形成网络时,它的交通功用才能发挥出来。那么,最初规划人员是只做了北京站至石景山一线的规划,还是也曾考虑到路网的总体规划呢?

  而四川,我们知道南宋建了很多堡垒,却并不知道其对促进成都平原经济和社会的大踏步发展有过什么大的举动。

从1957年地铁筹备处提交的一份关于北京地铁一期工程线路埋设方案的报告中,记者依稀找到了答案。根据城市的发展,地铁筹备处曾编制了一个北京地铁远景规划图。这个规划由一条环线和六条直线组成,全长172公里,车站114个。但对于具体的线路分布和车站设置,这份报告语焉不详。

  或者,南宋也不敢对这两处深度开发,因为有桓温的例子在前,南宋可不想成为第二个东晋。

报告中提到,进入具体规划的线路有两条。第一线从东郊红庙起,沿长安街到西郊五棵松;第二线从体育馆(今国家体育总局)经中山公园、西四、西直门到颐和园。

  我们常听说湖广熟,天下富。这是从明代开始流传开来的一句俗语。

这两条线各有利弊。第一线途经中央机关多,交通量集中,修了地铁后对防空和交通都能起到很大作用,但不能连接京西北。第二线则可以连接京西北,但颐和园一带客流少,对平时的交通影响不大。而且,北京西北郊的地质条件不如西郊,第二线施工起来比第一线更复杂。

  而在明代开初,本来不是这样说的,而是太湖熟,天下富。

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先修建哪条线呢?无论从施工,还是交通角度,苏联专家都认为,第一线比较好。但在“战备为主,兼顾交通”的总原则指导下,北京市委向中央提交的报告,还是倾向于先建第二线。

  而这,也正是南宋对环太湖平原深度开发的真实写照。

到1959年,这两条线又有了一些调整。第一线变为,北京站至石景山,途经东单、文化宫、中山公园……沿长安街一直到石景山。第二线总体不变,只是拟在中山公园站建一个上下换乘的中转站,把两条线连接起来。

  我们说深度开发,打个比方,一个集团公司要做产业,其所支撑整个集团运作的必然是核心产业,那么,整个公司的资金、人才、资源,也必然向核心产业靠拢聚集。

这两条线的规划,显然与后来的地铁一期工程有很大出入。“地铁一期工程是明挖,别的地方无所谓,天安门广场总不能‘大开膛’吧?”上世纪60年代就参加地铁筹建的柏贤华这样解释,“所以一期工程东西线只修到了复兴门,为了能与北京站相连,又依城墙走势修了复兴门到北京站一段。”至于一度被看好的第二线,由于资金和客流问题,被放弃了。不过,柏贤华认为,北大的反对也起了很大作用。“规划中,第二线直穿北大校园,如果明挖,北大将被分成两半。当时,北大上书中央,反对这个方案。”

  南宋也是这样,他首先必须有一块能提供他政治运作和统治其他地区的核心区域,而这,就是环太湖平原,用我们今天的地理语言来说,正是——-江南!!!

不知是历史的巧合,还是规划早已拟定,时隔40多年,施工中的北京地铁四号线,正实现着这条斜穿北京东南—西北的线路。

  是个中国人就会知道江南之于中国的重要,这块地方已经不单单是地理区位那么简单,她是富庶的代名词、是美好生活的具象,是风花雪月的故乡、是人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聚集之地。

  为什么?

 

 为什么江南会寄托中国人如此多的情感与梦想?

 

 为什么江南会成为最经典的古典中国的代名词?

 

 因为南宋,因为在南宋时代,江南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

 

 我们可以想象,作为南宋的核心统治区,江南在南宋政治版图上的地位,我们可以想象会有多少政治精英从江南地区源源不断的供给杭州,我们可以想象会有多少富商大贾源源不断的繁荣杭州。

  然而江南还是太局促,作为农作物产地,它没有那么多的土地可供应南宋政府。

  将农作物产地放在江汉平原和成都平原,南宋又不敢(前面略有分析,即容易滋生军阀)。

  那么相对于南宋一亿多的人口,整个南方因为多山地貌,又难以形成广阔的市场空间,怎么办?

  前文说过,唐代之所以能够成为古代中国最繁荣的巅峰时代,是因为唐代获取了从魏晋时期就持续不断开发南方近三百年的成果。

  其时,北方尽管历经战乱,可是物候条件还在,所以唐之繁荣等于同时获得了两个中国。

  而到了北宋,经过安史之乱后二百年的战乱,北方终于垮了。长安已不能为都,洛阳已不能通航。

  北宋虽说是拥有中国东部大平原的精华所在,可是物产已衰,南北贫富差距(指中原与江南的差距)已显。

  于是北宋为了促进北方(中原)的社会进步以维护政府统治和版图完整,开始重视技术进步、开始重视商业和资本运作。

  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就因为北宋政府的不得不为而由此兴起。

  可是北宋尽管拼了老命似的玩技术升级,玩经济繁荣,但是面对历朝历代所没有的北方边患。

  此时的北宋和辽之地缘问题,对北宋来说已经不能叫做北患了,应该叫做国防安全才合适。

  因为辽国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国,其以辽东平原为基地,南控华北,西据蒙古,把蒙古高原上的游牧民族收拾的服服帖帖。

  打个比方,辽之于宋,正如俄罗斯之于今日之中国。

  北宋不得不把巨大的国防开支用于与辽国的对峙。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到宋辽两国都熬不住了,金国崛起,一举干掉两强。

  所幸天佑华夏,金国海陵王乱政,而岳鄂王砥柱,总算是保住了南方半壁江山。

  然而又不幸的是,本来搞全面工业升级,正努力往工业资本帝国爬升的北宋。没能赶在游牧民族南侵之前升级成功,华夏文明的前进之路被折断了腰。

  再来说南宋,前面分析了好一大段,正是分析南宋的现实局面之所在。

  对比北宋,南宋没有便捷的地理交通,也就没有广阔的国内市场去继续搞工业资本升级。

  巨大的人口需要供养,北方的金国需要防御,江南根本就不可能为此提供充足的资源。

  怎么办?

  于是南宋政府将目光聚焦到了海上贸易。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南宋凭借北宋的技术积累,凭借占据了东亚地区广阔的黄金海岸。

 

 于是,硬生生的挤进了本来被阿拉伯人所掌控的南海贸易圈(此时穆斯林的传教活动已经拓展到了印尼),同时凭借先进的技术和巨大的人口,迅速在南海(即东南亚)站住脚跟。

  于是传说中的海上丝绸之路(准确一点来讲,应该是海上瓷器之路)就此成型,于是至今都为东南亚土著所深深恐惧的华人商帮就此铺天盖地而来。

  于是,困扰南宋很久的粮食问题有解了(从越南等国进口),困扰江西、福建等地的瓷器销售有解了(本来这些货物的大宗消费商是北宋时期的北方贵族和皇室)。

  甚至于四川的经济都因此而拉动,从而飞速发展(蜀锦、蜀漆)。

  更甚至于,北方金国的边防问题都有解了。

  南宋可以一边做贸易联络高丽和日本以经济封锁金国,庞大的战船可以随时骚扰金国北方海岸线,以分解从淮河到四川的边防压力。

  于是历史之诡异也就此显现,本来北宋走产业和技术革新的工业资本升级,如果假以时日,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北宋将华夏文明带入下一个历史层次。

  却在南宋时期,因为现实的政治和军事等诸多压力,转变为走商业资本升级。

  而商业资本升级我们是知道其结果的:威尼斯、热那亚、西班牙、葡萄牙、一直到荷兰,历史之历历在目,我们也就很容易不奇怪南宋的结局和其成因了。

  巨大的海上贸易凭借瓷器、丝绸、茶叶、漆器等等当时世界上性价比最高的顶层消费品。中国货物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迅速铺盖日本和高丽、东南亚、印度半岛、阿拉伯世界,甚至积极拓展到东罗马帝国和天主教世界(这也是陆上丝绸之路断绝的结果)。

  与此同时,为了供应这巨量的出口商品,南宋政府通过官办窑场、茶场、丝厂等垄断商业机构以保障海外市场的日常供应、因此,福建、江西、广东等南方省份的轻工业飞速发展。

  而所赚取的巨额利润又通过、市舶司(又是国家垄断形式)补给内地(即江南)。

  于是南宋立基之初捉襟见肘的财政问题迅速改善。于是朝廷和地方终于可以风花雪月,只把杭州作汴州了。

  那么,这是怎样一个操作系统和操作过程呢?

  首先,南渡君臣将杭州作为国都,作为其核心地带的江南提供主要的科举人才以治国,同时江南地方保留少量的农作物基地以备日常开销。

  其次,把江西、福建等不适宜农作的地方开辟为轻工业基地。作为供应出口商品的生产地。

  第三,在沿海广辟商港,如明州(宁波)、泉州、广州等地,作为对外出口的通道。

  第四,将海外诸国作为商品倾销地,以赚取巨额利润(注意,这样海量的巨额利润不可能在地貌多山的南宋获取)。

  最后,从海外所赚取的巨额利润通过官府垄断的方式回返内地,同时开发和扩大江南市场容量,促进江南消费的飞速发展,以收拢人心,保障政权安全。

  下笔至此,本文的主角已经呼之欲出,其超控其后800年的中国历史之长、之久、之深,堪可与罗马教廷相匹配。

  其对中国文明之贡献与毁坏,也实在是一言难尽。

  其对今日中国之影响,更是深入到每一个中国人的潜意识之中。

  其乃百代之伟圣乎?其乃千古之罪人乎?岂可一言而叙尽!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