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几位中央负责同志从心里讲还是希望邓小平不要退,他们将从中国掠夺来的大量财物、黄金等都运回日本本土

开国大典时 蒋介石缘何放弃空袭天安门

邓小平的退休方式是如何确定的?

二战中日本在东南亚藏的大量黄金都到哪去了?

1949年10月1日清晨,蒋介石官邸。空军司令周至柔已经来过几次电话了,但蒋介石的回答仍然是“再等等”。“校长,再不起飞,我们就不能按时到达了。”蒋介石猛地站起身,对着话筒讲:“任务取消。”周至柔大惑不解:“校长,请再考虑考虑,我们准备得很充分,保证完成任务。

邓小平的晚年岁月,充满着活力,闪烁着光辉。1977年他第三次复出时73岁,已经是到了许多人赋闲多年、尽享天伦之乐的年龄,但他却从此步入了晚年岁月的辉煌。直至他1997年去世这20年中,这位老人又为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殚精竭虑,贡献了他全部的心血。使古老的东方大国翻天覆地。在此讲述的主要是他退休以后的生活。

二战中,日本的铁蹄迅速踏遍整个东亚地区。在侵略扩张过程中,日本军国主义者专门成立了掠夺亚洲人民财产的秘密机构———“山百合”会。裕仁天皇任命皇族成员竹田宫恒德亲王为该组织在亚洲的负责人,他们将从中国掠夺来的大量财物、黄金等都运回日本本土。但是,在东南亚掠夺的大量金银财宝却由于各种原因没有运回日本国内。这些宝藏到哪里去了呢?

1989年9月4日:邓小平的辞职谈话

黄金大量藏在菲律宾

“任务取消”,蒋介石又一次更加坚定地重复一句,然后放下了电话话筒,他慢慢地坐回沙发,脸上充满无奈。不过,蒋介石此时确实作出了一个正确的决策:他取消了用空袭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计划。这是一个蒋介石与周至柔密谋多时、准备多时的计划。蒋介石为什么要取消这一计划呢?因为他最后认识到,即使他能把天安门地区炸个稀巴烂,他们能得到的只是中国人民的更加愤怒和美国人对蒋介石黔驴技穷的蔑视。

几辆小轿车驶过喧闹的大街,前后有序地驶进一个僻静胡同,在两扇铁门前停了下来,这就是邓小平的住处。江泽民等几位中央领导同志从车里走下来,在工作人员的迎候下,走进了宽敞明亮、陈设简朴的屋子里。邓小平和来人一一握过手后,面对大家开门见山地说:“今天主要是商量我退休的时间和方式。”由于几位中央负责同志从心里讲还是希望邓小平不要退,所以想开口解释。

1940年,裕仁天皇命令日军从菲律宾、新加坡、马来亚、荷属东印度(今印尼)和法属印度支那掠夺的部分财宝通过船队运回日本。这些宝藏储存在一些废弃矿井中,还有一些藏在长野县的群山里,准备用于战败时最后的顽抗。日本军方驱使数万名朝鲜劳工在那里挖掘了巨大的地下工事群,然后将他们秘密杀害,以防宝藏秘密泄漏。

还有,天安门广场与故宫相连,把故宫炸了,把北京的古建筑炸了,蒋介石不就成了烧阿房宫的项羽和烧圆明园的英法联军了吗?也正是出于对蒋介石冒险的警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阅兵式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飞机带弹受阅,这在中外阅兵史上也是极罕见的。

邓小平挥了下手说:“退休是定了,退了很有益处。”他理解在座几位政治局常委的心情。此时,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建立还没有3个月,大家还是希望邓小平来掌舵。于是,邓小平开始耐心地解释:“如果不退休,在工作岗位上去世,世界上会引起什么反响很难讲。如果我退休了,确实不做事,人又还在,就还能起一点作用。”

1942年,日本在太平洋上的战事吃紧,美国海军在洋面上巡逻,击沉大量日本运输船,比如,被击沉的日本“阿波丸”运输轮竟装有黄金40吨,白金12吨,工业金刚石15万克拉。美军的巡逻使得为数众多的黄金等贵重物品无法通过海上运回日本。为了保护掠夺财富的安全,天皇命令“山百合”迅速将这批财宝登记注册,埋藏于菲律宾全境175处的“皇家藏宝点”。

1957年4月16日,周恩来总理为来访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举行盛大酒会。周恩来向伏罗希洛夫介绍原国民党高级将领卫立煌时说:“国共两党过去已有了两次合作的过程了。”毛泽东紧接着说:“我们还准备第三次合作。”4月17日,《人民日报》刊出这条消息,标题为“毛主席说,我们还准备第三次国共合作”。

“自然规律是不可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退休成为一种制度,领导层变更调动也就比较容易。”他坚定地表示:退休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吧。

1945年,美国军队逐渐逼近日军占领的菲律宾。当时,日本一度仍幻想与盟国实现有条件停战,并在战后保住对菲律宾的占领,这样的话便可以将这笔宝藏从容地运回日本。但是,日本人的企图没有得逞。

后来,毛泽东主席对此问题更是语出惊人:“台湾是蒋介石当总统好还是胡适好还是陈诚好,我看还是蒋介石好。但是国际活动场合,有他我们不去,至于当总统还是他好……10年、20年会起变化,给他饭吃,可以给他一点儿兵,让他去搞特务,搞三民主义,历史上凡是不应当否定的,都要作恰当的估计,不能否定一切。”

未等前一支香烟的雾团散去,邓小平又点燃第二支烟,他伸出两个指头说:“第二个问题,退的方式。”对这个问题,邓小平反复考虑,并且也同杨尚昆谈过,就是越简单越好。利用退休又来歌功颂德一番,实在没有必要,也没有什么好处。邓小平说到了自己的退休方式:“来个干净、利落、朴素的方式,就是中央批准我的请求,说几句话。”他一一地看着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诚恳地嘱咐:“我退休方式要简化,死后丧事也要简化,拜托你们了。”

面对紧急情况,日本法西斯分子开始做最后的黄金处理和保密工作。5月,日本“山百合”部分负责人安排“皇家藏宝点”的工程师们在菲律宾吕宋岛深山里的一个“8号地道”里举行了盛大的告别仪式。那个地道距离地面有67米,堆积着一排又一排的金条。

毛主席为什么选择蒋介石?因为陈诚、胡适有外来干涉的背景,蒋介石在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方面,是绝对不含糊的。1974年1月19日,中国与侵入西沙海域的越南之间的西沙之战爆发。中南海,毛泽东的书房。邓小平拿着一份电报匆匆赶来。“报告主席,海军要求增兵西沙战场。”邓小平边说边递上电报。

邓小平很快又提到第三个问题,即“我退休时的职务交待”。他环视着刚组成还不到三个月的中央领导班子,最后把目光落在江泽民同志身上,说:“军委要有个主席,首先要确定党的军委主席,同时也是确定国家军委主席。”他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地说:“我提议江泽民同志当军委主席。”

午夜时分,就在工程师们喝得酩酊大醉时,负责“皇家藏宝点”建设的日本菲律宾方面军山下奉文大将和皇族成员们溜出了“8号地道”,用爆炸力极强的炸药封住了通道出口。这些工程师就这样与财宝一起被埋葬在地道中。这样,那些“皇家藏宝点”就成了外人不知道的秘密。3个月后,山下奉文向美国军队投降。

认真地看着作战地图的毛泽东看完电报,立刻批示“同意”。邓小平正要离开,毛泽东忽然说:“慢”,他略一沉思,然后一字一字地说:“直接走。”几天后,台湾“国防部”一份电报送到了蒋介石面前:“海军导弹护卫舰4艘,清晨抵达东引岛一侧,企图穿越台湾海峡。”

同一天,邓小平写信给中央政治局,提出恳请党中央批准他辞去中央军委主席的请求。这封不足七百字的辞职信,字里行间无不体现着这位老党员、老公民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赤诚之心。

秘密逐渐被揭开

台湾海峡当时被国民党海军和美国第7舰队控制。过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舰艇从东海调到南海,或者从南海驶往东海,都要绕道台湾东南的公海,以避免在台湾海峡内的摩擦和冲突。当时正在阳明山养病的蒋介石对西沙战事亦很关注,看到电报后,几乎不假思索就说了一句:“西沙战事紧。”台湾军方心领神会,作了妥善布置。

“我的生命是属于党、属于国家的。退下来以后,我将继续忠于党和国家的事业。”这朴实无华的文字,蕴涵着多么深刻的哲理,何等执著的精神啊!
1989年11月9日:邓小平的退休日

日本侵略军费尽心机,却百密一疏,在执行计划时留下了一个活口,他就是菲律宾人本·沃尔莫里斯。年轻时他曾给裕仁天皇的大侄子、明治天皇的孙子武田当过贴身男仆,而武田王子就是“皇家藏宝点”的负责人之一。当时,日本王子偶然萌生的同情心,使本·沃尔莫里斯在爆炸前离开,拣了一条命。后来,在一个秘密场合,本·沃尔莫里斯将日本在菲律宾藏有黄金的秘密告诉了美国人,但没有透露具体地点。

当天晚上,解放军东海舰队4艘导弹护卫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

深秋的北京,处处笼罩着凝重气氛。清晨,有一位老人同往常一样准时吃过早饭。室外,点点雪花伴随着星星细雨飘然而落。老人望着这雨夹雪,感受着寒风的吹拂,语音中带着感慨:“这场雨雪下得不算小呀,北京正需要下雪啊!”这位老人就是邓小平!他在退休之日迎来了北京今冬的第一场雪。自从9月向党中央递交了辞职信以后,他一直在说服着不同意自己退休的一些同志。今天11月9日,是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的最后一天,全会将对邓小平退休问题进行最后表决。

1945年9月2日,日本在菲律宾投降后,山下奉文因在马尼拉进行大规模种族大屠杀而被指控犯有战争罪。担任审判的美国官员已经从中央情报局那里获知了日本在菲律宾埋有财宝,于是在审判中曾千方百计获取其中的秘密。不过,山下在受审期间,没有真正招供,坚决不肯吐露财宝的秘密。然而,为山下奉文开车的司机小岛少佐却引起了美方审判人员的特别关注。

国民党军不仅没有开炮,还打开探照灯,让解放军的舰队通过。

上午9点多钟,办公室主任来到邓小平身边,向他讲述了正在召开的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的情况,重点汇报了全会关于他退休问题的讨论情况。通过汇报,邓小平得知许多同志逐渐理解了他请求退休的决心和意义,这使他很高兴,他如释重负地说:“总之,这件事情可以完成了!”

菲律宾裔的美国情报官罗曼拉通过指控小岛犯有虐待罪而将他囚禁,并进行了秘密审判,以便揭开日本人在菲律宾的藏宝点。罗曼拉多次诱使小岛提供黄金宝藏的情报。1945年10月上旬左右,小岛终于打破沉默,并带领罗曼拉看了超过12个藏宝点。这些藏宝点都位于马尼拉市北部郊县非常破败的地方,而且都是“山百合”组织秘密建立的。

中午吃饭,全家饭桌上的话题自然离不开邓小平退休的问题,有的说:“咱们家应该庆祝一下。”有的说:“我捐献一瓶好酒。”邓小平则从容平静地表达了自己的心境,他说:“退休以后,我最终的愿望是过一个真正的平民生活,生活得更加简单一些,可以上街走走,到处去参观一下。”孙女笑了,说了一句:“爷爷真是理想主义。”
下午3点钟,出席中央全会的代表们表决,通过了邓小平辞去中央军委主席的请求。随后,邓小平也乘车来到了人民大会堂。首先在休息厅,他与刚从会场赶来的中央各位领导握手。江泽民同志提议大家合影。于是,江泽民等以邓小平为中间一字站开,闪光灯闪烁不停,留下了珍贵的历史瞬间。接着,邓小平由江泽民同志等陪同步入灯火辉煌的大厅。骤然间,雷鸣般的掌声响起,代表们欣喜的目光跟随着邓小平的身影。

美国坐收渔翁之利

邓小平心中也很不平静,作为一个为共产主义事业和国家的独立、统一、建设、改革事业奋斗了几十年的老党员和老公民,马上就要离开工作岗位了,他的心潮怎能平复呢!他稳步地走到话筒前面,满面笑容对大家说:“感谢同志们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全会接受了我退休的请求。”稍停片刻,他再次表示:“衷心感谢全会,衷心感谢同志们。”接着,他来到代表们中间,与全体代表合影留念。

在陆续找到更多的“皇室藏宝点”后,美国情报机构就派人悄悄地挖走了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金块、钻石和白金。无论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还是杜鲁门总统,从一开始就把挖掘这些藏宝点作为美国国家顶级机密。

合影拍了一张又一张,手握了一次又一次。大家依依不舍地同这位伟大而又平凡的老人话别,祝福他健康长寿。新当选的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同志,陪同着邓小平,一直送他到人民大会堂的大门口。他深感自己肩负的重任之重。最后,他紧握着邓小平的手,用一句话表达了自己的心情:“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是邓小平从1977年以来会见外国代表团的主要地点。

美国战后获取的最大一笔黄金是在菲律宾的圣罗马纳。当日军在菲律宾节节败退时,菲律宾游击队曾发现他们将大批沉重的箱子运到一个山洞中,然后用炸药将出口封死。一名美国战略情报局的少校当时和游击队在一起,记住了藏宝地点。该特工在战后重新打开了这个山洞,发现箱子中全是黄金。

11月13日上午10时整。身穿深灰色中山装的邓小平,站在门口屏风旁迎接客人。来访的是1989年度日中经济协会访华团。

1945年到1948年之间,这批价值约几百亿美元的黄金被运到了美国,没有将其归还给东南亚国家的受害者,而是分别存入了42个国家的176家银行,其中瑞士联合银行日内瓦分行以“兰斯代尔”名义开出了一个拥有上百亿美元的黄金账户!战略情报局解散后,这笔巨大的财富被中央情报局接收,成为其账面外资金,其使用和支配不受任何监督。令人震惊的是,还有一部分黄金成为美国人的私财,其中最大的账户是以麦克阿瑟的儿子阿瑟·麦克阿瑟的名义在苏黎世的瑞士信贷银行开设的,数目高达近百吨的黄金,而美国前总统胡佛在瑞士信贷银行的私人账户上也有7.5吨黄金!寻找到大量宝藏大大增加了美国进行冷战的资本。

宾主双方落座以后,邓小平笑着对日本客人说:“我们都是老朋友,欢迎你们。多年来你们在中日合作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尽了很大努力,非常感谢你们。”他停了一下,说了一句出人意料的话:“你们这个团是我会见的最后一批正规客人。”还是熟悉的浓浓四川口音,还是那明快平和的语调,但却在告诉人们,这将是邓小平正式会见的最后一批外宾。

根据美国官方透露,杜鲁门政府把美国在亚洲找到的财宝,连同美国在欧洲搜罗到的德国法国斯所掠夺的财宝,合在一起作为”秘密政治行动基金”,用于冷战中与苏联对抗的费用。

邓小平诚恳地讲:“退就要真退,不要使新的领导感到工作困难,这次我要百分之百地退下来。我今后不再代表集体、党和国家领导人见客人,要体现真正退休。”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又说:“今后有些老朋友来中国,可能不见不礼貌。我可以去客人住地拜访,谈友谊,谈非政治性的事情。要让党、政、军领导放手工作,我不插手。这对他们的成长和工作很有必要。”

黄金宝藏到底有多少

会见结束后,日本客人握着邓小平的手充满感情地说:“为了中国的繁荣、亚洲的繁荣和日中友好,希望你健康长寿!”邓小平用力地握了一下手,含笑点点头表示感谢。日本客人刚一离去,记者们就围上来要求合影。邓小平欣然同意,并幽默地说:“好,这比会见外宾要轻松多了。”大家边笑着边说:“这也是你最后一次会见正规记者。”大厅内一片欢笑声。

日军从东南亚地区掠夺的黄金共有多少一直是一个不解之谜。不过从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及其代理人出售的黄金数量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当时的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意识到菲境内一定还存有不菲的黄金,于是多次秘密进行官方的挖掘开采并中饱私囊。证据显示,马科斯在瑞士银行存有数额巨大的黄金。根据解密资料,马科斯还给自己的亲密合作伙伴沙特阿拉伯军火巨商阿德南·哈肖吉一大笔黄金。

马科斯及其代理人经常都在伦敦、香港、悉尼等地的黄金市场上秘密出售大批黄金,有时一次卖出的金锭数量就高达10多吨,比已知的菲律宾所有的黄金储备还多。每隔一段时间,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伦敦黄金交易所就会出现一次称为“马科斯黑鹰”的秘密买卖。根据已出售的数量估算,马科斯的黄金价值约上百亿美元。不过,马克斯总统在1986年被推翻后,黄金被迫转交给了美国。为了运这些黄金,美国动用了“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

另外,还有许多人私自在菲律宾的山区中寻找日军埋藏的黄金。上世纪70年代在菲律宾发生过著名的“罗哈斯事件”。罗哈斯是一位菲律宾私人寻宝者,他于1970年在吕宋岛北部山中发现了一尊纯金佛像,重约1吨,头部可以拆下,身体内部还藏有大量稀世珠宝。菲律宾总统马科斯闻知此事后,派军队从其家里将佛像抢走,导致菲律宾公众舆论哗然。后来,马科斯迫于压力“归还”了一尊样子相似的实心铜佛像。根据行家估算,仅这尊金佛像本身的价值就超过2.6亿美元。1996年,罗哈斯家族在美国夏威夷州法院起诉马科斯及其继承人(马科斯已于1989年病死),要求赔偿损失。法院于1998年作出判决,马科斯的妻子伊梅尔达必须将该佛像归还给罗哈斯。

半个多世纪以来,日本在东南亚藏有黄金的秘密不断被解开,数量之巨足可见当初日本对亚洲掠夺之甚。被日本抢劫的对象除了日本侵略的国家,还包括被占领地区的个人、教堂、寺庙、银行、公司以及地下经济团体。在上世纪40年代末,有人曾估计,日本在东南亚地区获取的“战利品”近千亿美元,还有许多无法估价的奇珍异宝,这使亚洲人民蒙受了不可估量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