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汉口水塔通水照(1909年9月4日通告出水),抛弃了自己十几万士兵

图片 7

原标题:苏联二战时最大的叛徒,抛弃了自己十几万的士兵,双手沾满了献血

原标题:程序员Phil Wilson宣称中本聪并非一个人 但遭到CSW否认

原标题:汉口宗关水厂 109年的供水传奇

我们都知道在二战的时候,苏联在整个战争中涌现出了非常多可歌可泣的战斗英雄,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英雄故事都感染很多的士兵。

Bianews 9月3日消息,据Bitcoinnews.com消息,新西兰程序员Phil
Wilson宣称自己是中本聪成员,并创建了比特币项目。他强调中本聪并非一个人,而是
CSW和Dave
Kleinman当时开发电子货币,但未成功,后加入自己创建的比特币项目中。这就是后来人们所谓的中本聪。

图为汉口水塔通水照(1909年9月4日通告出水)

但是,苏联同样也出现很多的软骨头和卖国贼,在这些卖国贼当中,今天我们要说这位绝对称得上是苏联最大的叛徒,抛弃了自己十几万士兵,转而为德国人作战,这人便是安德烈·弗拉索夫

Phil
Wilson声称,为避免政府起诉,他删除了所有能够证明自己说法真实的证据。

图为1910年的宗关水厂外观

图片 1

但CSW否认Phil
Wilson的说法,称其为骗子,并称其装有比特币开发资料的硬盘曾在2015年丢失,Phil
Wilson曾获得该硬盘。为防止被盗,该硬盘中存有错误信息,该错误信息正是能够证明Phil
Wilson说法有误的关键证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为如今,老泵房停用,被改造为陈列馆

翻看他的简历,他可不简单,他在1919年的时候参加了苏联红军的,而且在国内战争中的表现也是相当优秀的,因此在后来他被保送到了列宁格勒骑兵学校深造,在莫斯科保卫战中,他是第二突击集团军的司令坚沃尔霍夫方面军的副司令员,军衔更是达到了中将军衔。

责任编辑: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燕通讯员谢铭辉

图片 2

日历标签

而且苏联著名的将军朱可夫以及洛克索夫斯基都是他的同学,在42年的时候,莫斯科战役当中,他的表现也是相当亮眼的,战后还获得了列宁勋章和红旗勋章,可是,到了4月份的时候,他被任命为第二突击集团军司令之后,他的表现就让人有些大跌眼镜了。

1909年9月4日宗关水厂正式供水,武汉人第一次用上了自来水。

图片 3

宗关,位于汉水之滨,清代曾是征税关口。对生活在武汉的人来说,提起宗关,首先想到的是水。

当时的德军看出了他指挥的军队的破绽,然后迅速突击将第二突击集团军分割包围了,而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按照以普通人的观念,这时候的他应该要么选择死守耗死德军,要么选择想法设法突出重围,可我们这位中将却选择了抛弃了自己的十几万部队,甘愿被德军俘虏。

宗关水厂是武汉最早的水厂,武汉人第一次喝到的自来水,就来自这里。著名的武汉地标——汉口水塔,曾是宗关水厂的一大配套设施。

图片 4

世事轮转,新旧更替。这个百年老水厂一直在原址原地,默默运转,至今仍承担着汉口主城区七成的供水任务,堪称传奇。

被俘之后,他也很快跟德国人表示自己愿意和德国人合作的想法,这让当时的德国人喜出望外,毕竟这样一位中将的投降能够起到很有效的宣传作用,因此,到了1944年的时候,以他为首的一群卖国贼组建了一个所谓的俄国人民解放委员会,可那时候的德国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今年年初,它被列入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

图片 5

一个浙江商人的眼光

到了45年的时候,更是他被希特勒直接任命为俄国武装力量总司令,并且还授予了他中将的军衔,更有意思的是他的部队后来加入了不少的法国籍和南斯拉夫人的部队,到了二战末期,这支部队的总人数更是达到了十万人之多,这些人转战欧洲各地,双手沾满了不少无辜人的鲜血。

一切得从100多年前说起。

图片 6

1906年,卢汉铁路通车,川汉、粤汉铁路也启动建造,汉口的重要地位顿时凸显。浙江商人宋炜臣看到了这一商机,他联合了另外10位商人,想以集资方式筹措300万元创办水电公司,并呈报时任湖广总督的张之洞。

到了二战快结束的时候,他深知如果回到苏联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于是在德国投降之前,他命令部队向美军投降并寻求庇护,不过,如意算盘被落空了,这支部队在美军防区被苏军包围并且投降,虽然弗拉索夫躲过一劫,顺利到了美军的地盘。

宋炜臣是浙江镇海人,经营眼光十分敏锐,有“汉口头号商人”之称。1897年8月,他创设了汉口燮昌火柴厂,一度成为全国最大的火柴厂,并打破了洋火一统天下的格局。此番他提出创办水电公司,正是觉察到张之洞有拒绝外资办水电业的想法。

图片 7

宋炜臣等人的呈请很快得到张之洞的准许回复,张之洞还批准湖北官钱局拨款30万元作为股本,以示支持。

但是,由于美军架不住苏联方面的强烈要求,于是后来美军将他以及部下全部遣送回了苏联,在抓回苏联之后,苏联自然对待这些人不会有好果子吃,在46年的时候,他们被审讯后,直接判处了死刑并且立即执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公司定名为商办汉镇既济水电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设在英租界一码头太平路,水厂地址在汉水上游韩家墩宗关,电厂地址在市内大王庙河岸。两厂同时兴建,工程计划与设施均由英籍工程师穆尔设计。“宗关水厂于1906年开工兴建,1909年8月竣工,1909年9月4日正式供水。”今年67岁的水务集团退休老职工张仁港,多年来致力于宗关水厂和汉口水塔的历史研究。他介绍,在此之前,汉口租界只有发电厂,没有自来水厂。汉口居民主要以汉水、长江作为水源,一般由挑水夫用扁担挑水送到各家,“水送到了,用明矾沉淀杂质后才能使用,饮水卫生很难保证。水厂的建成,彻底解决了这一问题。”

责任编辑:

宗关水厂建成之初,只有少数富户接水管入户,大多数居民在水电公司设置的售水桩(公共供水站)买水。

当时宗关水厂的日供水量约2.3万吨,覆盖24万人口,武汉成为国内第4个拥有公用自来水厂的城市。

一百余年的风云变幻“刚开始供水时,自来水还是个新鲜事物,被称为”机器水”。很快,坊间传出”机器水有毒”的流言。”张仁港介绍,宋炜臣拿了个玻璃杯,来到街头设置的售水桩,当众取水,一饮而尽,沿途连喝了好几杯。公司老板亲自试水,说服力很强,谣言不攻自破。

汉口有了自来水,租界里的外国人也很羡慕,纷纷与既济水电公司签订供水合同。

此时一切顺风顺水,既济水电公司发展迅速。但很快,时局变幻,战火四起,宗关水厂数度陷入困境——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军在汉口放火烧了三天三夜,宋炜臣成天奔波游说,既济水电两厂才得以幸存。不过供水供电设施损毁严重,宋炜臣不得不将自己的地产抵押,才借来资金购买设备和配件进行维修;1931年武汉遭遇特大水灾,汉口一片汪洋,既济水电公司为保住水电两厂,代价高昂;1949年,国民党军队一度想炸毁宗关水厂,在共产党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水厂工人组建护厂自卫队,用200银元买通了当时在水厂周边埋地雷的人,总算保住了工厂。“自建厂以来的一百多年,宗关水厂经历过很多坎坷,但一直没有中断过供水。”如今的宗关水厂副厂长阮永城介绍到此处时,语气里带着骄傲。

8月27日,在他的带领下,楚天都市报记者走进宗关水厂。“我们现在看到的办公楼就是当年既济水电公司宗关水厂的办公楼,100多年的房子,从地板到楼梯都是当年的原件。”顺着阮永城的介绍看过去,老式木地板有一种柔软的光芒,棕红色的木质楼梯比普通楼梯更显宽大厚重,可见当时这幢楼房的气派。

距离办公楼不远的一间送水泵房,也是从建厂起就一直保存下来的。“这间泵房的水泵机组曾更换过,一直工作到2005年。因为宗关水厂改造完成,新泵房投入使用,老泵房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停止运转,被改成陈列馆。”张仁港望着泵房里的设施,深情地说,“这些机器只要维修一下,现在还能用。”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泵房的连续单坡状屋顶,可以巧妙导入自然光线,白天根本不用开灯,非常节能环保。

如今的宗关水厂,日供水量可达105万吨,占到汉口主城区供水量的七成。

一座水塔成为汉口地标

作为水厂重要的配套设施,汉口水塔就更为传奇。“宗关水厂最初的管道,就是从厂区一直铺到水塔。”张仁港说,汉口水塔于
1908年秋动工兴建,1909年7月完工,“水塔造型设计为八卦式。塔身分八面,主体有6层。第6层之上建有供消防瞭望、敲钟报警用的钟楼。它作为供水设施,一直工作到上世纪80年代初。”


1982年实测资料,汉口水塔高41.32米。从建成起,它在很多年里一直是汉口最高的建筑物,在汉口中心地带任何地方,放眼望去,都会看到水塔。它见证了大武汉百余年的历史变迁,是汉口的重要地标。

作家方方曾写道:“我们要向人讲述一个地方,多数的时候都会取水塔为原点,然后沿着它的四周展开方向和里程。有时候我会觉得,中山大道上如果拿掉了水塔,它一路的风景就灭了一半,中山大道就难以成为中山大道……”

2006年,汉口水塔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随着时代发展,它的功能也不断变化,从供水到转压,后来变为水塔商场,如今变为博物馆。

今天,人们对城市用水的概念不仅仅是喝上自来水。眼下,武汉市水务集团有限公司涵盖了城市供水、排水、市政工程、水环境治理、信息管网等多个领域。目前拥有宗关、平湖门、堤角、琴断口、白沙洲等10座自来水厂,日综合供水能力385万吨;拥有沙湖、黄浦路、二郎庙、龙王嘴等9座污水处理厂,日污水处理能力191万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