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案的B-24轰炸机已经参加过5次空袭日军的行动,有阵亡就有人失去最重要的人

图片 17

原标题:抗战时,日军为何热衷在中国大量修建这一建筑?有两个关键原因

原标题:空军作战表现出色,有效地支援了陆地作战

图片 1

大家都知道,当年在抗战的时候,我们的状况非常惨烈,我们是失去了很多的战士,我在那么长的抗战时间中,那些做过抗战据点的城市,基本上都有建立烈士墓,里面存在的大多是当时为我们国家和人民奉献生命的年轻的战士,日本犯下的罪行对我们来说是相当可恶的,而且是罄竹难书的。

图片 2

这位士兵必须用他刚刚开火后仍然是热乎乎的弹壳装水并喝下,
这个行为标志着他从一个菜鸟新兵晋升为合格的炮兵了。

他们固然有为天皇效命的因素在里面,然而泯灭人性也是对日本最好的诠释,这种罪责他们只能到地狱里去说,人类是无法给他们定罪的,因为实在太令人毛骨悚然了。

抗日战争期间,空军作战表现出色,有效地支援了陆地作战。图为米切尔中型轰炸机空袭敌军重要的荔枝角(Laichokok)油料储备库,炸弹落在目标上,浓烟烈焰冲天而起。

图片 3

战争是谁都不想看到的,有战争就有阵亡,有阵亡就有人失去最重要的人。日军在作战的时候,对战俘都是十分可怕的,日本泯灭人性的做法,至今将恐惧的基因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图片 4

这是立陶宛武装部队的一名炮兵在Winter Wolf
2017实弹演习中,准备将一枚105毫米炮弹装填进美式M101 105毫米榴弹炮中。

或许那个时代牺牲了非常多的人,而日本的军官也是带着他们的罪孽下得地狱。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作为中国人还是应该牢牢的记住这段历史,毕竟烈士是为我们能够生活得更好而死的,很多影片也让我们记住他们是怎么牺牲的,也记住我们祖先对于日本人的仇恨。

一架印有“8号桌球”图案的B-24轰炸机已经参加过5次空袭日军的行动,炸毁了5架敌机,照片中,这架飞机在海南岛成功执行完空袭任务后回到机库。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这是立陶宛武装部队的一名炮兵在瞄准。

日本人在战争中的表现确实泯灭人性,但对于他们战斗的技巧、战斗的武器,我们还是有些好奇的,他们靠什么占尽优势呢?我们在抗战电影中,也经常可以在片中看到一些建筑,就是日军建造的那个碉堡炮楼,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直接命中!第14航空队第308轰炸机大队的“解放者”轰炸机在1.4万英尺的高空直接击中了敌人所在的10英尺宽的老黄河大桥。

图片 8

炮楼是日本的一大特色,基本上日军的驻地都会有这些炮楼的存在,当时他们是到别的国家去作战,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多的金钱和人员去建造这些楼呢?而且炮楼不仅不容易移动,还很容易被炸掉,还带不走,日本费劲给中国增添点建筑物,难道真的是打仗把他们打脑残了么?

图片 9

这是立陶宛武装部队的一名炮兵在拉绳击发美式M101 105毫米榴弹炮。

其实他们建筑大量炮楼的原因,讲起来也有点心酸。

杨中士正在将油嘴从一架B-29超级堡垒轰炸机的机翼油箱上拿开。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这是立陶宛武装部队的一名炮兵在退出打完的弹壳。

首先是修建炮楼日本有优势,中国游击队很猛,让日本备受骚扰,建筑炮楼可以防止游击队经常袭击,是很有效的防御加进攻手段。

在中国境内的空军前线基地,士兵们为B-24解放者轰炸机执行轰炸日军的任务做准备工作。这些重型轰炸机在不间断地轰炸香港、广州、海南等处于中国沿海地区的日军基地。

图片 13

有了炮楼后日本作战威力更大,爆发力更强,中国也就更吃亏。

图片 14

这是立陶宛武装部队的一名炮兵继续瞄准。

如果有人问,我们可以炸毁炮楼,日本不就怂了么?

中国工人在维护“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基地的跑道

其实当时在跟我们中方作战的时候,条件是很辛苦的,设备也很落后,虽然整整一支团队的人很多,但是这些队伍里基本上就只有一门迫击炮,而且数量很少,基本不会轻易动用,没有弹药的话是很难去补给的,所以是很容易被丢弃摧毁掉的。

图片 15

图片 16

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的中型轰炸机轰炸了敌人重要的补给基地,致使那里黑烟滚滚。

整整那一个团的人,其实也就那么一两个人会使用这种炮,而且操作也不熟练,可见我们当时的条件是多么的落后,说日军其实修建炮楼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有优势,可以抵抗我们中方的一些游击队,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有效的手段去摧毁掉这些炮楼,毕竟炮弹也很珍贵,我们肯定是拿去炸人,而不可能去炸楼。

资料来源:《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中国抗战历史影像全集》,季我努学社翻译

图片 17

编辑: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张晶,金玲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不止如此,虽然八路军的条件很落后,而高端的国民党也非常的惨,在一九四四年的时候,日军的火炮基本上是我们的几十倍,所以别说用火炮了,可能见都没见过,所以我们的作战是非常艰难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