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编辑,他讲了一个让我肃然起敬的故事在可可西里某一个公关活动中

图片 13

原标题:日本摩天轮变大风车,转一圈只需20秒

原标题:历史是由人谱写的,但能成为历史的人没几个 | 塔漠缘起

原标题:我们为什么称日本兵为小鬼子?二战的日本兵真的很矮吗?

日本摩天轮变大风车,转一圈只需20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Memory 01

抗战题材影视剧和经历过战争的老人都说小日本小日本,日本兵是不是很矮呢?那么日本兵到底有多高呢?

责任编辑:

信念在变,唯好奇心不变。

图片 1

荒野,它本来就是无形的,数十平方公里的一成不变,只会让人越来越茫然,从怀疑荒野到怀疑生活。唯一重要的是,你跪在荒原之上,让如刀的寒风撕裂身体,让肮脏与污秽包裹身体,任凭饥饿切割五脏六腑,让剧烈的头疼折磨脆弱的心理……只有勇者能在生死之间寻找到撕裂混沌的那一线之光,也只有勇者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五短身材

坐在我身边的可爱老头,他讲了一个让我肃然起敬的故事在可可西里某一个公关活动中,当大部分人都在努力的想为这次活动赋予跨时代的“意义”时,坐在我身边一脸平淡的宗同昌,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瞬间就把我征服了。

甲午战争时日本全国总人口约4000万人,日本陆军共编有7个师团,总计十二万三千余人,军人在国民占比并不高,可以层层筛选,日本兵的身高并不算矮。甲午战争后,日军曾做过调查“日清两国兵体格之比較”选取了77名清军战俘与14218名日军士兵,就其平均体格水准进行比较,日本兵的平均年龄是21.4岁,平均身高为165.1厘米。

图片 2

图片 3

宗同昌

“日清两国兵体格之比較”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景触动了他,他面对着可可西里的荒原,一直在跟我讲塔克拉玛干的N39和2004年那次中日联合考察穿越。他提到了一个人,那次活动的总向导——赵子允(赵公),一个去世之后,有资格被安葬在罗布泊湖心的人。

二战时期的日本全国总人口7000多万,成年男性的平均身高在1米六左右。开战初期总兵力37万多人,征兵基线可以维持高水平,平均身高基本在160到165厘米之间。随着战事吃紧,兵力从交战初期的三十七万膨胀到七百多万,征兵标准不断降低,甚至出现很多娃娃兵,平均身高也不断降低,1945年时下降到不到1.5米。

注:日本NHK电视台组织探险队于2004年1月23日从新疆麦盖提县以东80公里处出发,以骑骆驼和徒步的方式,沿北纬39度线由西向东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在73天的行程里,全程直线距离846公里,迂回距离达1500公里左右,成为人类探险史上的又一壮举。探险队共有29人,其中日方队员14人,中方队员5人,驼工10人。

图片 4

图片 5

被俘虏的日本娃娃兵

资料图:左一为“沙漠王”赵子允

关于日军身高,我们可以从1927年日本颁布的《昭和2年兵役法》得到印证。《昭和2年兵役法》曾将适龄青年分为5种:身高超过150厘米,且各项身体指标优良的青年属于“甲种兵役人员”;身高在150厘米以上,身体大部分指标优良的青年属于“乙种兵役人员”;身高在145厘米以上的属于“丙种”;有精神异常或者身高不足145厘米的属于“丁种”,而完全不适合服兵役的人员一般被划为“戊种兵役人员”。身高1.5米各项指标优良就能评为“甲种兵役人员”,可见,日军平均身高确实很低。日本的三八大盖加上刺刀有1.68米,当年常说日本兵还没有枪高就不难理解了!

他说了很多赵公如何伟大的丰功伟绩,我只记住了一个老人,拖着老迈的身体,陪着一个心里燃着火焰的中年人走进茫茫大漠,他们两个都穿着破骆驼绒裤。他们有两条骆驼,也许是整个队伍最轻松的两条骆驼——这两个人代表着中国人,携带的东西却塞不满骆驼的背囊。这支中日联合探险队里,他们看上去像两个脚夫。从叙述中我感觉赵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沙漠,而是冲着宗老头来的,有人创造奇迹,有人创造创造奇迹的人,赵公应该属于后者。他陪着他在沙漠松软的沙山上跋涉,每天都偷偷的在宗老头的兜里塞上一瓶自己省下来的水——我想赵公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在60岁的时候征服塔克拉玛干,他只是尽最大的努力陪着走下去,至于分别是早晚的事情。他们相差十多岁,做着同样的事情,天气炎热的中午从骆驼绒裤的破洞里抽掉骆驼绒,夜晚冷的时候在塞回去。听上去挺苦,但我猜那个时刻两个人是心照不宣的,是默契的,且是快乐的。

图片 6

图片 7

麦克阿瑟和天皇

赵子允与宗老。Photo via 铁马

再者,可以从盟军占领日本后的这张著名照片印证日军身高。麦克阿瑟身高是1米8,他旁边的裕仁天皇要矮一头,也就1米六左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宗老头说行程过了三分之一后赵公双腿就肿的不行了,他把自己绑在骆驼背上,宗老头牵着,继续在沙山上跋涉,可能作为队友的日本人把他们忘了,或者对他们的行为根本不理解,日本人骑着骆驼,中国人为什么走着呢?这原因跟长江漂流那不可理解的“一寸江河一寸漂”简直如出一辙。我觉得这是中国人血液里上溯汉唐意志的基因记忆,现代人觉得很蠢,但我期望我拥有这样的顽固意志。

责任编辑:

我想描绘一下这个画面:

炎炎烈日的无尽沙海里,一个中年人牵着骆驼,在沙脊刀锋上缓慢的行进,骆驼背上趴伏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他用一条包袱绳把自己捆在骆驼的双峰之间,身体随着骆驼的步伐起伏。缺水,他可能一时昏厥一时清醒。清醒的时候,这个老人会和牵着骆驼走在前面的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眼前的这个他研究了二十年的沙漠。

图片 8

资料图:当年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时的宗老。

他们提到了斯文赫定和这个外国人那次失败的塔克拉玛干探险,那次人畜尽亡的惨败。他说这是老天给中国人留下的机会——就像长江。他也提到了自己之前失败的尝试,也提到了日本人的勃勃雄心。他相信宗老头一定能走出去,能创造真正的奇迹,这是老天爷专门为他保留的一份无上荣耀。

图片 9

摄于今年6月21日,宗老从拍卖会上拍得珍贵的斯文赫定西北科考活动照片12张。Photo
via 宗同昌

图片 10

宗老在拍卖会上拍到的斯文赫定在西北考察时留下的历史资料图片。Photo via
宗同昌

只要就这么一直向西!

至于怎么吃苦受罪,宗老头并没有多说,在他的回忆中快乐的东西更多。他着重说到了叶尔羌河的分别,我想那个时刻,行程已经过了四分之三,赵公觉得这个年轻人已经无限接近成功了,他也已经到达极限了。分别的决定对于这个人来说是种释然,对于宗老头来说是个最难接受的但必须接受的现实。眼前这个老人无比憔悴。

宗老是这样说的:

撤出的人要爬上一条木头筏子,被对岸的人拉过叶尔羌河不宽的水面,对岸有一条沙漠公路,直通外面。我把他扶上筏子,他没说什么壮志凌云的话,就趴在筏子上安慰了我几句。我们该分别了,我走上沙丘,背对着河,他趴在筏子上被拉向河心,他一定是趴在筏子上望向我这边的,我不敢回头,我接受不了那个时刻。剩下来的日子我要自己面对,我的支柱走了,我内心开始弥漫起恐惧和孤独……

不知道为什么,宗老头平静地坐在副驾上讲到这一刻的时候,我莫名的想哭。他没用什么华丽的词汇,就像平铺直述般的淡淡的说到这里,我就想哭。这种生死般的离别我不能不动容。

图片 11

已经逝去的赵子允,曾经为西北考察事业做出杰出的贡献。Photo via 宗同昌

中国人就是这样,一代代的传承,除了知识,还有灵魂。将你送到尽可能接近成功的地方,哪怕自己粉身碎骨。这可能就是中华文明不断的脉络。后来赵公去世了,宗老头背着他的墓碑进入罗布泊腹地,将他的墓碑立在罗布泊的湖心,这是一种信念的誓言吧。

图片 12

赵公在罗布泊中心的墓碑,常有后来者来此祭拜。

信念在变,唯好奇心不变。

宗老爷子成功的在之前短暂的时间里,在我心里埋下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种子,我想接近这片死海先感受一下,想在有生之年要走塔克拉玛干。

队伍里充满了年青人,车队电台的功率很大,年轻人的对话从来没有停息过。我几乎插不上话,我的幽默过于老气,我对改装车辆技术一窍不通,我感觉他们需要激情,需要快乐和惊喜,并不需要有人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唠叨那些老掉牙的理想和情怀——对了,我想起他们在对讲机里经常说起的一句话,他们需要的东西就在这句话里:牛X,就是干!

年轻人会追求短暂的极限,在舒适与遭罪之间自由的切换。他们对于每一个事情都充满好奇,以至于我可以卖弄一些有限的知识,前提是要讲的他们能够理解,而不是用一大堆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讲天书。

车队在罗布泊北缘的戈壁里飞驰,穿过一个个峡谷盆地,在风化的山丘与碎石遍布的宽谷间穿梭。他们的沉迷让我也无比的兴奋,鬼知道兴奋何来。也许是在谷底里零下二十来度的低温中来一次烧烤,有点忆苦思甜的意思;也许是午夜见双子座那场突如其来的流星雨;也许是困在城里的人们,无比渴望的寂寞。管他呢,总之我看他们无比快乐。

图片 13

这种快乐源自对身边一切的好奇,有人捡了一车斗的石头。在我看来,这些石头都太过普通,没什么收藏意义,但这也许就是快乐最根本的源质。回到人本质上来看,能跟这些小伙子一起是件特别开心的事情。事情一下子简单了,所有的地名真的变回一个简单的地名,不必费心为这些名字增加什么晦涩的现实意义。

牛X,就是干!”我喜欢这句话,信念必然随时代转变,唯好奇心恒古不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