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田芳说单田芳》,日本是唯一一个被原子弹轰炸过的国家

图片 8

原标题:民国老课本之美

原标题:美国没用原子弹轰炸京都,原来是因为一个中国人,日本人视他为恩人

原标题:一部评书听众达到6亿,单田芳老先生去世,从此再无下次分解

  子 沫

图片 1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2018年9月11日),1934年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作家。

看民国老课本很偶然,是在《读库》上先看了一个小长篇,细细读下来,只觉津津有味,清心润肺,用一个比喻,清泉石上流。很是奇怪,民国的小学教材,成年人读起来也能如此余香满口,不禁对那时编教材的人心怀敬意了,好的东西其实是不分年龄的,它是一种大美。

曾经亲手在长崎投下原子弹的投手科米特·比汉在临终前说了一句话:“但愿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投下原子弹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有几个大国和国力昌盛的国家拥有原子弹,但是原子弹的使用上一直充满了争议。日本是唯一一个被原子弹轰炸过的国家。1945年杜鲁门总统批准了基尼共日本九州的作战计划,当时选用原子弹轰炸的地区分别定为:广岛、小仓、长崎和京都,但是因为广岛是日本南方司令部所在地,囤积了大量的兵力,长崎则是日本兵工厂的所在地。所以美军选择了广岛和长崎为原子弹的投放城市。

图片 2

《陪座》一课:“座上客/远方来/父陪客/食午饭/饭后出门/与客闲眺/前有青山/旁有流水。”

图片 3

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2012年,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其特点生动、准确、鲜明是单田芳的评书的最大特点。他的嗓音特殊,剑走偏锋,常常收到奇效,机智幽默,诙谐,多抖包袱。既有平,也有爆,能够起到异峰突起的作用。

短短几句,一碗一筷,一坐一眺之间,人情冷暖,绿水青山,亦静亦动,栩栩如生。语言简洁而有活气,婉转之间,意会无穷,真好。一如丰子恺的小画。

那么为什么会把京都除去呢,原因居然和一个中国人有关,他叫梁思成,是中国著名的建筑学家。当初京都也被列入了轰炸目标之一,在1994年,梁思成和他的学生向美国提交了一份建议书。指出日本的古都和古寺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他们应该作为保护对象,他们应该得到应有的保护,并讲保护对象标了出来,免于轰炸。美国人接受了梁思成的意见,最终使得这座古城免于灾难。战后,日本《朝日新闻》曾以大字把梁思成等中国学者奉为“古都的恩人”。

图片 4

看过一篇小文,《一站一坐一生》,一个人62年间每年拍一张照,举手投足之间,一生就过去了。沧海桑田,静悄悄地流过,年轮百般之味也许就是通过最简单的方式呈现出来吧。

图片 5

因报恩而结识的婚姻

1950年初春,单田芳的父亲单永魁因为帮助了“反革命”罪犯佟荣工(化名王子明),被判了六年刑,拘押在北京,而他根本不知道王子明究竟是做什么的。

一年零三个月后,单家收到了单永魁的信。母亲一狠心和父亲离了婚,丢下他和几个妹妹一去不复返。不久,母亲改嫁他人。

父亲入狱,母亲改嫁,就在他困惑地站在人生十字路口时,一个年轻女子出现了。这个年长单田芳8岁的姑娘叫王全桂,也就是他后来的结发妻子。谈起自己的婚姻,单田芳毫不隐讳,他曾在公众场合坦率地表示:“我跟全桂不算情投意合,结婚也是凑合。我接受她,一句话,就是为了报恩。”

图片 6

1953年冬天,单田芳跟着师父李庆海回到营口,开始学习说书。1954年10月1日,单田芳和王全桂在营口正式结婚。那年,新郎刚刚十九岁。婚后,单田芳仍旧在营口的家中赋闲。生活靠妻子演出的收入维持,于是单田芳决定正式下海。1955年底,单田芳跟随王全桂的演出团体迁辽宁鞍山。

几十年来,妻子却总是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出现,与他患难与共。尤其是在他下放的那些年,妻子每天都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城市与农村之间,给他最大的帮助和安慰。1992年,正当单田芳的事业如日中天时,妻子却因病离开了人世,这成了单田芳此生最大的遗憾。

图片 7

“钮儿在家/客访其父/父适他往/儿邀客入/请客上坐/己在下位陪之/客有问/则谨答之/客去/儿送至门外/及父归/以客所言/告之于父。”

1945年8月6日,原子弹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爆炸。最后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听众达到6亿

1979年5月1日,单田芳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瓦岗英雄》),此后与其合作十余载,先后录制播出了三十九部评书,风行全国大江南北几十家广播电台。其中《天京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多达六亿。

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

单田芳老先生的评书代表着一个时代永恒记忆,在没有网络和电视机的年代里父母或爷爷辈最好的娱乐方式就是听评书。听里面的世态炎凉,听里面的千军万马,听里面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而评书界听的最多的便是单田芳的评书。每次剧目的结尾都会听到:若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而单老的离去也就再也没有下回分解了。

图片 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短短数句,行事做人有礼有节的道理就很简白明了。小学二年级就开始教礼仪,小儿待人接物之间,才是家教所在,所谓礼节,不是送礼,而是说话行事的细节。这种和风细雨的教育如今是很少见了,连很多成年人都不懂了。

责任编辑:

再看《果园》一课:“吾家有园/遍种果树/培土甚勤/一年之间/先后开花/开落/结为果/累累满树/及熟/摘而食之/较买诸市中者/味尤鲜美。”

配的插图是加厚白纸彩印的,过去几十年了,色彩仍然鲜明耐看,行内人说是用的天然矿物颜料,精细制版而成。教育不是硬教,而是教会一种顺应天时,四季分明,开花结果,种瓜得瓜,做足功夫。用邓康延的一句话就是民国老课本是满园的世界观。

再看《镇定》一文:“王戎七岁/与人同观虎/虎忽大吼/观者皆惧/戎独不动。”

小小人儿学会镇定自若,不露声色,真是难得,三岁看老,这也是教育的一种。不从众,不人云亦云,会分析,笼中虎,叫也不怕。这种教育让小小人儿心里有数,无需过多笔墨。

这首《郊行诗》:“芳草如碧玉/野花如黄金/不用一钱买/采来衣上簪/青天净如洗/晚霞红似烘/始知天工巧/变化真无穷。”

乡野的天然,原始的滋味,泥土的芳香,不花钱的快乐,开阔的世界观,朴拙的美感,种种都有了。

再读《食笋》:“园中有竹/春日生笋/摘笋为羹/其味鲜美/我甚喜食之/父谓我曰/园蔬野菜/胜于鲜鱼肥肉多矣。”

啧啧,父子之间的家常对话,节气,常识,饭食,价值观,童趣,一蔬一食之间,天然妙物婉转流淌,盈盈之间如雨后春笋。

真喜欢这种民间的种种曼妙清简。

《牧童》一课:“放学归来/在途中/遇一牧童/骑牛背/吹短笛/唱山歌/状甚快乐。”

在交响乐狂轰乱炸时,倒更愿意听一支牧童短笛,有如天籁。那时候,什么事都不会用力过猛,一曲民谣,就是审美。多希望孩子们受到这种早期教育,把一生的审美都浸润在自然四季中,而不是认几个字,读几篇文。现如今,音乐变成了钢琴几级考试,变成了技巧,独独失去了天然韵律。演奏音乐的人早都没了音乐的情境和心境,没有内心流淌的诗意,音乐早都不是音乐了。

还有这样有趣的一课《蝴蝶与花》:“百花开/蝴碟来/百花香/蝴蝶忙/百花零落/蝴蝶寂寞/蝴蝶无事做/终日恋花朵/一旦春去花落尽/寂寞光阴如何过。”

这种烂漫翩翩的篇章只能出现在民国的课本里,因为那时候的审美观,现代人是不能理解的,大好春光,蜂飞蝶舞,各司其职,简单,形象,季节更替,寂寥感,代谢感,轮回感,花开一季,草木一秋,想像空间都有了。小孩子理解能力暂时有限,但审美想像力留在那里了,谁说不是福泽?

民国老课本,我爱读的篇章太多了,好的东西是最朴实简单,也肯定是美的。你再深刻,又有什么用?

又如这篇《老梅树》:“小窗外/有梅树/方开花/我欲折之/干大枝高/手攀不及/母谓我曰:此树乃汝父所种/比汝大数岁/故甚高也。”

一幅窗前的树荫图,小儿和母亲,关于种树和做人,道理都有了。

还有这篇《天然之美》:“邓氏姐妹性情不同/姐喜清洁谓清洁为美/妹喜装饰谓装饰之美/二人争论不决,乃问于母,母曰:清洁为天然之美,且有益于卫生/装饰为人工之美/复近奢侈/吾以清洁为佳。”

普通的家常话,没有结论,只是引导,大美是一种天然,审美观的引导是多么重要。

教育真的是点点滴滴,审美是儿时慢慢堆积的,很多成年人无审美力,也直接影响了下一代。

作者:子 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